.微骸綱、XS注意((原來我一直都沒有說XS注意-_,-
.寫對戰情節無能注意

 

 

 

 

 

【第二十章】對戰

 

  該來的始終要來,三天的日子很快就過。

 


  現在時間為晚上七時正,對戰的地點位於彭哥列總部旁的訓練大樓一樓長形練習室,兩名對戰者則各佔一邊,瑪蒙仍是一貫的黑色長斗篷;而弗蘭則是一件素黑色短恤衫配迷彩色過膝褲,令人感覺似是個去旅遊的少年,一點都不像接下來要進行一場激戰。來觀戰的人可謂不少,既有整個華利亞,還有身為是次對戰評判里包恩、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六道骸、庫洛姆、犬、千種,亦有一身影在某窗邊。
  身在帝王椅上的XANXUS半啟眼晴,對身旁那皺眉頭的斯夸羅說「別多想。」
  而路斯利亞則一邊扭腰一邊說:「哎喲,萬一兩邊都受傷,該讓小孔雀醫治哪個好呢?」又看看一旁神色凝重的貝爾後忍不住嘆氣。
  另一頭的綱吉十分訝異站在旁邊的里包恩會出現在這:「里包恩,為什麼你會是是次對戰的評判?!」
  「我自薦的,順便會一會朋友。」里包恩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瞟向那站在窗邊的人影。
  「里包恩你的朋友?!是指瑪蒙?」
  「別再問了蠢綱,對戰是時候開始。」里包恩打斷綱吉的問話,續「循例說明,對戰場地為整個練習室。對戰者都準備好沒有?」里包恩看看兩邊的對戰者點頭示意準備好了後,便說「那麼華利亞霧之守護者位置爭奪戰,瑪蒙VS弗蘭,比賽開始!」

 

 

  一開戰是弗蘭發動攻勢,他用右手的拳頭搥了左手的手板一次,然後四周的環境開始轉變,練習室的四壁先是扭曲,地板繼而淪陷。所有觀眾席的人都一起陷入這幻覺,隨著地板的淪陷跌下去,若非夠冷靜,恐怕很容易在幻覺中迷失。
  「骸
  「綱吉,什麼事?」骸的語氣莫名的輕快。
  「你可不可以放下我?」
  「不可以哦,我怕你會倒下。」
  「我已經不是指環爭奪戰的那個自己。」被骸以公主抱形式抱著的綱吉沒好氣的說。

 


  飛向弗蘭的瑪蒙心想:果然是那傢伙的徒弟,招式都這麼相似。「哼,看招!」有觸手由瑪蒙的斗篷下迅速的伸向弗蘭,想綁住他,卻沒想到眼前的弗蘭一下子消失了。而身後突然有一條超長的青蛙舌頭伸上來把瑪蒙捉住。
  「你這小子何時在我身後?」
  「由一開始。」
  「哼,你這小子還真不弱,也好,身體是時候要動動。」瑪蒙身體的四周出現了深紫色的霧,不消一會兒後紫霧散去時,瑪蒙已一早不見。

 


  『聽到嗎,我的聲音?』弗蘭的腦中突然傳來一把聲音。
  就在這一剎那,弗蘭似是受到無形的襲擊,全身都受到不少傷害,只好半跪在地上。
  「剛才在ME腦中的聲音是瑪蒙前輩?」
  「沒錯,是VIPERMIRAGER。」
  「是那招對大腦進行特定的『束縛』技?」
  「對,若你違反那個『束縛』的話,肉體將會受到相對程度的傷害。」
  「ME可以問妳對ME下的『束縛』是?」
  「看在你這麼好學就告訴你吧,」瑪蒙續說,「對於勝利亳無慾望的人將會自爆!」
  「前輩妳怎麼知道ME對勝利一點慾望都沒有?」
  「我知道你的實力不應如此,就算你不打算贏,你也給我好好地出盡全力!」
  「那好吧,ME來認真。」說罷後弗蘭以手指尖對另一隻的手腕,再大動作放開,形成一個狀似圓圈的姿勢,「FRANALLUCINAZIONE!」

 

 

待續.


魚貓的話:

其實對戰期間的骸綱情節是用來礙字這些事我會說嗎?0w0
寫這篇大概把我寫到快累倒了
尤其是平日的動作描寫文我都很低分...((H文不算吧?XD
本身打算這篇打完對戰但我知道真的太短了...
所以!!!下篇都是對戰篇!((大概?
還有 那個FRAN.ALLUCINAZIONE是自作的:P

啊咧最近上工很累呢
每天都把書搬來搬去 下班時間又不穩定
媽媽啊我現在知道金錢不易賺了OAQ
也正因如此 更文大概會慢些..._(:3」Z)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