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覺得我更文速度很快呢www
.有些ALL綱注意

 

 

 

 

 

【下篇】

 

  看著懷中、那個困擾了自己很久的人兒,「哎喲,綱吉這孩子真易被嚇到呢,KUFUFU」剛才,綱吉就被骸突如其來的吻嚇到暈倒了。
  而一直看著他們互動的三人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早前那段對話
  和平常一樣,千種在看書、犬在玩遊戲機、庫洛姆在弄些女孩子的小玩意,只是六道骸在接聽完電話後有點兒奇怪,一臉默不出聲、努力思考的樣子。
  六道骸突然說:「吶,不如開咖啡廳吧」
  平時算是幾了解骸的千種都有點摸不著頭腦,「請問您為什麼會有這個念頭?」
  骸他沒說什麼,只是一味兒『KUFUFU』的笑著。
  而坐在不遠處打機的犬說「分明是為了那個澤田綱吉吧」
  平常一聽到這樣,一直不願意承認自己喜歡彭哥列十世的骸大人一定會把犬的頭打在遊戲機上,只是今次沒有?
  「KUFUFU,可以這麼說吧」
  一直聽著的庫洛姆十分高興的衝了過來,「真的嗎?是為了BOSS?骸大人您終於承認你喜歡BOSS嗎?」
  「嗯」
  儘管骸大人親口承認了是件好事,庫洛姆仍幾好奇原因,「請問您是哪時--」知道自己喜歡了BOSS
  「秘密哦,庫洛姆」
  由記憶回到眼前,庫洛姆心想,骸大人的想法果然十分難猜,不過這樣的結局也不錯呢。

 


  事後發生了什麼事,綱吉一概想不起,醒來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換上了那套執事裝,可是為什麼這套執事裝是黑色和紫色互相交織而成?還有為什麼會是短褲而不是長褲?!
  「綱吉,你醒來啦?」仍陷入疑惑中的綱吉身旁根本沒有發現床邊坐著的是骸。
  「骸?!」差點被嚇壞的綱吉一手撫著自己的弱小心臟,一手指指自己的衣服問「為什麼我會穿上了這件?」
  「當然是我替你換上喏,親愛的綱吉」
  --咦?為什麼骸會叫我綱吉?!好像在暈倒之前已經這樣叫我?!
  「骸,你、你不是一向叫我彭哥列的嗎?為、為什麼?」
  「你一直叫我骸,我當然也要禮尚往來叫你綱吉喏,KUFUFU
  --欸,這樣說又好像很有道理
 

 


  看著綱吉的臉,骸就知道他相信了自己的話,可是他就怎麼沒想到這不合理呢,之前自己明明對他十分冷淡。不過啊,沒想到便好,現在乖乖的接受我的愛就夠了,綱吉。骸又回想起那天他破天荒的受到了里包恩的電話
  「六道骸,」里包恩一在接通後便說,沒等骸他回應,便自顧自說「我給你一個機會,蠢綱現在要出去賺取工作經驗,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他的事關我什麼事」還是一貫冷淡的語氣。
  「你是喜歡阿綱他吧」仍是沒有等骸反駁些什麼,下了句彈藥般的說話「沒想到黑曜的老大,沒理由連自己的心意也不知道」
  「嘖--」對啊,為什麼我會不承認呢?想到這裡,骸忍不住為之前的自己扶額,「算是欠你一個人情吧阿爾哥巴利諾。」
  想通後便迅速起了要開咖啡店的念頭,之後的事,大家都知道吧。
 

 


  事隔幾天後,有一行人站在這所咖啡店門前,男的神情嚴肅,相反,女的則興奮不已。
  帶頭的里包恩看一看牌匾後,嘖了一聲,說「進去吧」
 

 


  「歡迎光臨--咦?媽媽?大家?怎麼會來?」綱吉訝異於面前有里包恩、媽媽、一眾守護者、京子、小春和一平。
  媽媽一看到綱吉穿上了黑紫色的執事短褲便很高興的說「阿綱,你穿成這樣很可愛呢」
  「我和媽媽是來看看你工作表現」里包恩停頓了一會,「至於其他人呢」示意自己根本沒打算和其他人來,是他們自己跟來的。
  「媽媽我一直都很好奇阿綱你工作環境怎麼樣呢」
  骸就在此時出奇不意的出現,並說「放心吧媽媽,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綱吉」
  「骸?!」
  「呵呵,你就是店主骸君吧,以後就請你多照顧阿綱了」
  「請相信我。」手還搭在綱吉的肩上。
  「快些放開十代目!」除了藍寶之外一眾守護者都緊握自己的武器,一臉想開戰的樣子。
  「哎喲喲,大家想在這裡打起來?」骸示意一旁不停張望的媽媽、愉快地拉著庫洛姆要她介紹蛋糕的四人,還有一臉憂心忡忡的綱吉,「你們就不怕連累無辜和激怒綱吉嗎?」
  儘管十分不情願,一眾守護者唯有收起武器,心裡打算,下次見面你就知道。
  「別站著了大家,不、不如坐下來先?」看到手下一眾守護者應該暫時無意開戰,綱吉有點緊張的問。
  「既、既、既然十代目這樣說,我、我便坐下來光、光顧吧」獄寺嘴裡雖然這樣說,但很明顯在看到綱吉這樣說時臉都微紅起來。
  而其他人則沒有理會他,早便坐下來了。
  「欸,阿綱,我要這個」
  「草食動物,我要這個」
  「澤田,我要這個」
  三把不一樣的聲音都不約而同地響起來,指名叫綱吉下單。
  「你、你們!身為十代目的左右手,應該是我優先下單吧!」獄寺手持炸彈又吵了起來。
  其餘三人的手又因此而放在自己的武器上。
  「外面到底吵些什麼!」身穿圍裙的犬吵吵嚷嚷的從廚房出來,「咦?!是你們!」繼而又是一臉想開戰的樣子。
  獄寺不用回頭看便知道是誰的聲音,只是沒想到一回頭便看到犬身穿圍裙的樣子,「哈哈,你這是算是什麼樣子?」
  「你是不是欠揍?!」犬馬上把卡匣放進嘴裡。
  看不下去的骸散發出『KUFUFU』的笑,說「不是說,不要打起來嗎?」手上變出三叉戟來。
  「大家!給我停下!」
  果然大家真的停下來,為什麼?是因為現在的綱吉進入了X-BURNER的狀態,想不停下也難。

 

 

  而門外隨風擺動的牌匾,正是印著「NEBBIA VUOTO」,兩個字的中間,有個紅色的小心形

 

 

END.


魚貓的話:

祝賀骸大人得償所願XD
不過這篇文跟生日一點關係都沒有...
如果可以 我希望遲些機會寫我另一個念頭吧?

謝師宴其實幾煩欸 但又幾令人期待
你說我這是什麼心態-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