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過去開腦洞注意
.很平常很平常很平常的日常

 

 

 

 

 

 

 

  往七瀨遙家的這段路對於橘真琴來說可謂很熟悉,畢竟自他們相識起他走過了不少次,次數大概多到連遙的鄰居都對真琴見慣不怪。
  「早上好,田村奶奶」
  「早上好,真琴」田村奶奶笑著從籃子取出一個麵包給真琴。「這個拿去吃吧」
  真琴笑著接過後並道謝,「謝謝妳」
  田村奶奶此時才留意到真琴今天的裝束是便服,「欸?真琴你們今天不用上學?」
  「不用啊,今天是學校的郊外寫生呢,那我走了」便衝上石梯。
  田村奶奶的聲音在真琴的背後傳來,「路上小心哦」
  一如平常,上石梯的途中一定會看到那白毛的小貓,若是平時的話,真琴一定會停下來逗逗牠,只是今天沒空,唯有對牠說:「抱歉呢,再不找到小遙一定會遲到的呢」

 

 

  真琴按了門鈴都沒有反應,唯有走到後門說聲「打擾了」後就進去小遙最常待的浴室。
  看看籃子裡的衣服,真琴無奈的嘆了句:「果然在這裡」他走近浴缸,便看到了那個黑髮的少年把整個頭都浸在浴缸閉氣,一臉不問世事的樣子。
  他一手按在那少年頭上,說:「小遙,再不上來就遲到咯」並遞上自己的手給遙握住。
  遙無奈的看著真琴,說:「都說不要帶『小』字」雖然口上這樣說,但仍握住了真琴的手讓他拉他起自己。
  真琴這才留意到遙今天不如平日般穿著泳褲浸浴,而是真正的赤祼,馬上抽起自己的手來掩面,驚叫:「你為什麼不穿泳褲?!」
  被真琴抽開了手的遙結果一時站不住腳,便一手抓住眼前真琴的衣服來扶著,不滿的說:「你白痴嗎?好好的洗澡怎麼要穿泳褲」
  「可、可、可是小遙你平時都會穿泳褲嘛!」
  「哦,這是因為我待會會繼續睡覺,未必要穿泳褲。對了,你提了我要打電話向學校請假」
  不出所料,真琴一時情急的放開了掩眼的手,反應很大的大叫:「欸?為什麼啊?!!!」又因為看見遙的祼體而不停說:「對不起對不起」
  「只是個郊外寫生,又沒有水,沒興趣去。喂,你掩夠了沒有,我開始冷,能扶著我嗎?」
  聞言的真琴雖馬上遞上手給遙握住並轉頭,但仍掩識不到他耳珠紅透的事實,「小、小遙,你、你能先穿起衣服嗎?」
  「你今天怎麼了?我沒穿衣服的樣子你又不是沒看過」
  真琴回想起來的確看過了不少次,還小的時候兩人曾不時一起洗澡,但未對遙抱有特殊的感情,自然沒有問題,只是,現在不同了。
  穿好了睡衣的遙推了推真琴,說:「你愣著幹麼?」
  真琴這才想起快要遲到,一手找住遙很著急的說:「小遙要快點了!再不快點要遲到了!」
  「都說我要請假」
  真琴邊推遙往睡房邊說:「不可以,阿姨拜託過我要好好照顧小遙的呢!」
  「可是現在去都會遲到」
  真琴看看手錶,很肯定的說:「不會的,我計過只要你不吃早餐再七分鐘後出門,沒問題了」又從遙的衣櫃裡拿出一件印有海豚的藍色綿衣和一條棕色的七分褲,說:「就穿這件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吧,快點換啦」
  最後,遙雖不願意但在真琴的嘮叨下和幫忙收拾背包下,他們成功在七分鐘後出發。

 

 

  終於他們倆坐集合前的最後一秒前到達,沒有遲到,成功上了旅遊車。
  「這個給小遙你的。」真琴把一個專放三文治的餐盒給坐在旁的遙,說:「你還未吃早餐呢,這是我媽做的鮪魚三文治」
  接過餐盒的遙瞄了瞄真琴,說:「你的呢?」
  「我、我吃過了」
  遙盯了真琴一會,把餐盒推回真琴,說:「你說謊還是一如既往的爛」
  真琴又推回給遙,說:「是我拉你出來的,你吃吧」
  最後遙看了看餐盒,拿出了半份三文治,把剩下的推給真琴,「一半吧」

 

 

  這次郊外寫生的地點是一個要駕車才能到達的山頂,雖頗為偏遠但勝在能看到絕美的風景,學生可自由選擇地點坐下來進行寫生。
  遙一到達便一臉不情願下車的樣子,真琴只好笑笑口的推他下去,又拉著他巡視環境一圈,沒想到...
  「小遙!不行呢!這裡很危險!」真琴沒想到原來部在崖邊往下眺望會看到海的,他是費多少的力氣才能把遙拉回來。
  被阻止的遙神色不滿的撇頭,真琴只好說:「小遙啊,我們明天去泳池吧,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又拉著遙遠離這崖邊,到一個蔭涼的樹下,說:「看,這是個好地方吧,又蔭涼」見遙的神色好了些,便知道遙應該沒所謂。

 

 

  偷偷的瞄瞄遙手上的半製成品,真琴便感慨他在畫畫方面很有天份,這方面跟阿姨真的很像。以前還小的時候,他常常跑去七瀨家,因為阿姨會帶著他們倆去四處玩,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沙灘,因為小遙真的很喜歡有水的地方,而阿姨就會坐在太陽傘下畫畫。
  說起來,叔叔和阿姨不知最近怎麼樣呢?就在升上高中之前叔叔突然收到了要去別的地方工作,他還記得阿姨在走之前趁小遙忙其他事時曾拜託過他要好好照顧小遙。
  「真琴啊,請替叔叔阿姨看著遙這孩子,遙自小就比較沉默寡言,感情很少放在臉上,懂他的朋友大概就只有你了。叔叔本來想全家都一齊去,但我覺得遙還留在這裡比較好。所以啊,真琴,遙就拜託你了」又頓了頓,續說「啊,你也知道他有看水就脫衣的習慣,記得要看著他」

 

 

  「喂」真琴被遙推了推,眼神中透露出「幹麼發呆?」的表情。
  「啊,沒事」
  遙盯著真琴一會,還是說:「你再不快點畫就交不了」
  「啊,對啊,要快點呢」真琴便馬上專注在畫畫上,突然有顆朱古力曜入眼簾,真琴抬頭看了看在旁的遙,被看的人說了句:「只是出門前看到了有顆朱古力,給你的」
  「謝謝你啊小遙!」真琴是個朱古力迷,所以得到了朱古力後他的心情十分好,只是拿起了這顆朱古力後便放進口袋裡。
  遙疑惑的問:「為什麼不吃?你不是肚子餓嗎?」
  沒想到真琴的理由是:「小遙送給我的朱古力,我不捨得吃呢」正是你送給我的朱古力,我才想收藏好。
  聽後的遙似是不好意思的撇頭,說「是怕你肚子餓才給你,沒了下次我再給你」
  看著遙一會兒的真琴想通了些:「也對呢」這樣說,可以算是小遙很關心我吧?
  遙扭過頭想看真琴到底吃了沒有,但看到的是真琴傻笑的樣子,心想: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只要任何一個人在旁觀察,都可以看到其實遙臉上有不易見的微笑。

 

 

 

 

 

END.


魚貓的話:

用來減壓而寫的文
數小時後就放榜啦
雖表面很hea不在乎但仍很擔心

明明靈感是關於真琴對遙的稱呼
我總覺得喜歡著遙的真琴其實很想喚「遙」的
只是這個稱呼會把對他的喜歡太過明顯 只好收藏在心

為什麼會變成截然不同的?/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祇笑
  • 大大寫得真不錯!(來搭訕的(不)
    真遙美好啊^q^!
  • 謝謝^^
    歡迎搭訕XDDD

    魚貓 於 2013/07/16 0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