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04, ED圖衍生
.亂來注意
.橘蓮是弟弟而橘蘭是妹妹

 

 

 

 

 

  『龍崎憐的七天游泳訓練計劃』終於來到最後一天。
  當江和渚還在討論「不如帶著浮板出場」的時候,原來憐已經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泳式,蝶式。
  渚問憐「為什麼?」大概是問,為什麼突然懂得游蝶式。
  雖大家沒有聽懂那句「那是...『並不自由』」,但真琴留意到憐看著站在不遠,被一隻蝴蝶圍著的遙。
  --果然,是小遙吧。小凜也擅長蝶式的呢。

 

 

  既然憐也懂得游泳了,那麼原定的『岩鷲游泳部訓練計劃第一彈』亦可以繼續進行,大夥兒都顯得十分興奮,除了站在儲物櫃前面發呆的真琴。
  「怎麼了?」發問的是遙。
  「沒、沒事...」只是在想些事情。
  遙盯了真琴一會,最後還是說:「到你去沖身了」完全弄不懂他在想什麼。

 


  到真琴沖乾淨身體後,時針和分針都分別指向六和十二,六時正。
  部活室只剩下遙一個。
  「欸?小江、小渚和小憐呢?」真琴用毛巾擦著微濕的頭髮,問。
  「他們先回去了」遙正在扣上最後一顆衣扣。
  部活室又剩下擦乾頭髮的聲音。
  突然,「吶,小遙,我最近買了個有關水的電動遊戲,剛好我爸媽這兩天去了泡溫泉,你要來玩嗎?」
  遙想了一會,「你還不快點扣上所有扭扣」

 

 

  「打擾了」
  遙一進去就看到那對歡脫的雙胞胎弟妹。
  「欸?是小遙哥哥?」幾乎是同一時間問。
  遙摸摸那對弟妹的頭,「...不要帶『小』字」
  「可是、可是、」弟弟蓮說。
  「哥哥是這樣叫你呢」妹妹蘭續說。
  遙無言地看著在旁的真琴,被看的人不好意思的說:「那他們說得沒錯嘛,我真的叫你『小遙』呢」

 

 

  由於真琴家的兩位家長因為慶祝『二十年結婚週年紀念』,在真琴拍心口說「沒問題啦」的情況下,他們倆終於第一次拋下那三子女,兩小口跑了去泡溫泉。
  「我開始懷疑你叫我來是因為想叫煮食」遙邊切著紅辣椒邊問。
  真琴也在切著已去骨的雞腿肉,笑著說「才不是的」

 


  剛才,遙跟著真琴走進他的房間放下背包後,就被真琴拉了去廚房。
  「我們三兄弟妹就拜託你了,小遙」對上的不只是真琴那帶期盼的眼神,還有那對弟妹的眼神。
  「我很想吃小遙哥哥煮的料理呢」妹妹蘭拉著遙的左衣角。
  「對啊,哥哥想說小遙哥哥煮的咖喱超好吃的」輪到弟弟蓮拉著遙的右衣角。

 

 

  「我記得,你的料理還不錯」遙把剛才真琴已經切好的雞肉拌入醃料。
  「可是,我最喜歡的綠咖喱還是小遙你弄的好吃」真琴又幫忙用開罐器打開那罐椰奶。
  此時,蓮突然從後撲向真琴,「哥哥、哥哥,可以開飯了沒有?」嚇到真琴快把那罐椰奶倒瀉。
  「蓮!不可以嚇人呢!」雖然真琴的臉仍微笑著,但語氣卻少見的凌厲,聽得蓮眼眶都紅,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
  遙拿走了真琴手上的那罐椰奶,「很少見你這種的語氣」
  「那是因為廚房是個很危險的地方」真琴的語氣又回復之前般。
  --還有,萬一,傷到你怎麼辦。

 

 

  遙讓真琴先去把餐具放好,自己把煮好的咖喱放上盤子再端出去。
  他把最大份的放在蓮面前,又把相對少的份量給真琴。
  「剛才是你哥哥的語氣不好,所以給你大份一些」還鼓起胞腮的蓮馬上露出笑容。
  惹得另外的兩人馬上說:「小遙(哥哥),不公平啊!」
  小遙拋了個『別說』的眼神給真琴,把另一盤看起來不少的給蘭,弄得蘭笑著說:「最喜歡小遙哥哥了!」
  當然,那對弟妹的食量根本容不下這麼多,最後還是把部分綠咖喱給真琴,三兄弟妹算是和好如初。

 

 

  真琴以「小遙你是客人嘛」的理由,把清洗餐具的工作攬在身上,趕了他出去。
  大概過了半小時,把所有餐具都清洗好的真琴一步出廚房就見在遙在替他教那對弟妹做功課。
  不知是不是因為是星期五的關係,即使在遙和真琴的協助下,那對弟妹的功課竟然要用到三小時後才能完成所有功課。

 

 

  「抱歉呢小遙,請你來打電動,但到了這麼晚才可以...」真琴歉意的說。
  「沒關係」
  真琴又期盼的看著他「啊,不如你今晚留下來?反正明天我們都不用上學」
  「可是我沒帶衣服來換。」
  「沒關係啦,媽媽之前買了些衣服我不合身,可以給你穿的呢。不過內褲呢...
  「我仍在穿泳褲」意思是他有帶內褲,只不過仍在背包就是。

 

 

  真琴頭痛的盯著浴室的門,因為遙是客人,所以讓他先去洗澡,沒想到遙進去了快近三十分鐘了,到底要不要進去催促他好呢?
  他還是先拍門,「小遙啊,你再不出來,我就進去咯」
  「你想進就進來吧」
  外面的真琴愣了愣,說:「不好吧?」
  「我想快點打電動」
  既然遙這樣說,真琴唯有說「我進來了」

 

 

  推開門後就看著遙仍在浸浴,真琴抱怨似的「小遙你怎麼仍在泡浴,連頭髮都未洗好?」
  「在想事情」
  真琴先坐下,把洗髮露放到頭上搓揉,問:「想什麼?」
  「想你今天怎麼了?」
  真琴顯然被這答案嚇愣了,「怎麼這樣想?」
  遙沒有出聲答他。
  深知遙性格的真琴,知道遙是在等他開口。
  「我知道了遙你中學的時侯是因為和凜比賽後贏了他,傷到了他,所以不再游泳。所以之前你在鮫柄那裡輸了給凜,感到你比以前快樂了些。可是,」真琴停了搓揉自己的頭髮,而是看著遙,續說「怎麼去了sports ZERO後,你突然變得有點抑壓的樣子?後來,我聽小江說,那天鮫柄的人都去了那裡,就想是不是遙你跟凜見過面什麼的。」
  說完這麼大段的話,浴室一遍寂靜。
  開口的還是真琴,「小遙不用太在意的,是我太多事,小遙關心凜什麼的是很正常呢」
  遙此時終於開口說:「凜說我不跟他比賽,他就沒法前行。」又頓了頓,說「我跟他做了個約定,縣大賽再見,到時侯一決勝負」
  「...果然,我太多事了,很討厭呢」真琴拿蓬蓮頭簡單沖身,又說「不過啊,如果小遙有什麼事,覺得不能自由自在的享受水,不要放在心中,可以告訴我的」他起身,走向門口,「我先出去了」
  就在踏出那一剎,真琴聽到後面傳來:「喂,真琴,我不想動,幫我洗頭髮」

 


  用毛巾擦著頭髮的遙看著同樣動作的真琴,突然說「好久沒見你穿眼鏡」
  聞言的真琴抬頭看著坐在自己床上的遙,說:「是麼?」又看了看那件米色T-shirt,說「這衣服...果然算是過大了」這換來了遙的怒瞪。
  突然,真琴留下「我家有冰條,不如我去拿吧」就跑了出去。
  他才不會說他是看到那約隱約顯的鎖骨差點起了反應。

 


  此時那對弟妹又跑了過來,「小遙哥哥,陪我(們)玩好嗎?」
  「不行啊,小遙是來玩電動的」真琴剛回來就聽到。
  聽後的蓮和蘭噘起小嘴,說「爸爸和媽媽都不在,我們很悶呢」
  真琴都很煩惱的看著他們,最後還是說:「那坐在我的大腿上,可是不能吵著我們,好嗎?」

 

 

  打到興高釆列之際,那對弟妹吵起架來。
  「你坐開一些吧」
  「我不要,是蓮你坐過了好不好」
  「我才沒有」

 

 

  遙按停了遊戲,放開雙手,跟他們說:「找個過來這邊,可以嗎?」
  真琴不好意思的看著遙,說:「不--」就被蓮打斷。
  蓮興奮的說:「我去、我去!」便跑了去遙那邊抱緊他。

 


  「啊,太好了,終於過關了」真琴想伸腰但蘭仍倚在他身上。
  「嗯」
  真琴扭頭看向遙的那方,說:「蓮跟你的感情真好」抱緊遙的蓮沒有放手,倚在肩膀睡過去。
  「你妒忌了?」
  「是啊」真琴的語氣似是半開玩笑的,但遙聽後不好意思的撇過頭。
  此時真琴放下遙控,說:「去睡吧」就抱起蘭步向屬於她和蓮的房間。
  隨後就是抱著蓮的遙。
 

 


  真琴和遙回到真琴的房後,真琴似是想起了些事,又跑了去別處。
  坐在床上的遙疑惑地問:「你去哪?」
  「小遙你去睡我的床,我去拿被褥睡在地下」
  「為什麼?」
  「小遙你是客人嘛」
  「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了」遙打了個呵欠,說「我很困,過來一齊睡就好」

 


  遙到睡覺之前,都沒有跟真琴說,由真琴說出『覺得不能自由自在的享受水,不要放在心中,可以告訴我的』這句後,被困住的心情一掃而空。
  而真琴到睡覺之前,都沒有跟遙說,遙的氣息在旁,他都快睡不了。

 


  不過這個他們都不會說的,實在太令人害羞了。

 

 

END.


魚貓的話:

對著電腦已超過五小時
爆字數產品_(:3」Z)_

對TV04的感想實在太多w
說著「這樣的話 不如我們做個約定 即使輸了給我也不要說放棄游泳的話 不要自現糗態 即使輸了也不要落淚」的遙好帥好攻氣(¯﹃¯)
話說 好像是第一次看遙的話有這麼多的字數XD
難道是這集凜遙福利太多才ED圖真遙?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戀夢
  • 真遙萬歲^q^/
  • 真遙最高(*´ω`)人(´ω`*)

    魚貓 於 2014/08/29 2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