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不再以二個字作題目XD
.其實是一個月前多【FREE!】囚禁(真遙)的番外篇(番外似乎過長(汗)
.可以獨立來閱讀但食用過前篇味道更佳XD
.微H慎注意
 

 

 

 

 

 

  沒想到,真琴真的囚禁了他肖想已久的遙,就在他們即將告別高中,準備各奔前程之時。

 

 

 

  在考試後,真琴想囚禁遙的意慾越來越強烈,曾想過若遙是條美人魚的話那有多好,他絕對不會要遙犧牲自己來換取在陸上的生活,相反,他覺得自己可以不惜放棄所有來換取和遙相處的時光。

 

 

 

 

  看著眼前那個赤祼著身體,躺在他的床上、被他用鐵鍊扣著手腕和腳腕的人兒,真琴感覺還真不現實。
  這個幾偏遠的小單位是屬於他那移居外國不久的姨姨,真琴的媽媽見考試後真琴很空閒,所以把鎖匙交給他,讓他不時走過去打掃。
  間隔十分簡單,大概就只有浴室、洗手間、床、廚房等。

 

  就在某一次打掃的時候,他便興起了想囚著遙的念頭。
  他的理智在勸著他不要亂來,否則連朋友也當不成;
  但他的感情在鼓勵著他,尤其是他看著遙跟凜的互動越來越多。

 

  在升上高三時,變了性格的凜終於在那次游泳比賽後變回原來的樣子,好像是因為背負著爸爸的夢想才變成這樣。大家都十分開心從前認識的那個凜真正的歸來,凜的妹妹江更不用說,遙雖沒表現出來但誰都知道他很高興。
  自此之後,凜就像以前一樣常去找遙。
  雖高三後大家都要預備上大學而少了聯絡,但一完了考試,凜和遙他們就在真琴不知道的時候常常見面。
  真琴看著這樣,自覺束縛著感情的理智好像不攻而破。

 

 

 

  --就算只是一星期也好,只要讓我得到遙,我什麼都不介意。

 

 

 

  於是,他真的把他一直在腦中播放無數遍的妄想實行。
  他其實以「能夠游泳」來欺騙遙到這個地方,再毫不猶豫的把他敲暈,就是為了把他鎖在這兒。

 

 

 

  --欸,遙那長長的眼捷毛在顫抖著...

 

 

 

  「這裡是...?」遙想坐起來但發現手和腳上都被扣上什麼,又發現自己身上並沒有任何蔽衣,只有一塊白色的被子掩蓋著。
  雙手和雙腿間都被一條亮黑的鐵鍊扣著,而左手和左腳又有另一條鐵鍊連接著他和床邊。
  他試著移動手和腳,但扣著他那些鐵鍊的長度剛好令他不能從心所欲的動。
  此時真琴走了過去,一手抱著遙。
  遙邊推著真琴,邊說「ま、まこと?快幫我解開!到底是哪個混蛋扣我在這兒?!」
  真琴沒有被推動,反而抱得更緊,比同年的男生略大的手指在遙的背上輕輕的游走,說出一句令遙震驚的話:「是我扣你的。」
  「什麼?!」遙沉默了一會,「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まこと。快幫忙解開它。」
  真琴沒有回應,只是用手指慢慢地、慢慢地撫摸著,雖動作很溫柔,但力道卻不讓人拒絕。
  然而,受到這樣對待的遙,「...まこと,まこと!快放開我!」雖臉依然很少透出表情,但語氣上顯得他很焦急。

 

 

 

  真琴的手停下來。
  遙以為他終於願意聽自己的話。
  可是,真琴的下一步是拉出彼此之間一點距離,左手臂仍擁著對方的身軀,而右手則捧著對方的頭向自己,狠狠的讓自己的唇貼上。

 

  即使不說話,靠著接吻,遙也可以感受到對方那壓抑在心底裡的狂燥。
  --到底在急什麼?該狂燥、該生氣的人應該是我吧。
  就在這時刻,遙感受到口中有絲血腥的味道,從唇角傳來。

 

 

 

  「怎麼はる一點不專心?」真琴撫著被自己咬損的唇角,「如果...はる再不專心點的話,我不保證我會做什麼傷害你的事哦。」然而對方撇頭不看他的動作激怒了他,他執意把遙的雙眸對上自己,「は、はる,你...是我世上最珍惜的東西,所以...別讓我做出些傷害我最珍惜的東西的事,好嗎...」
  只是對方仍沒有意願去順從他。
  凝視著對方因反抗不了而選擇閉上的雙眼,真琴嘆了口氣,說:「既然はる不願意順從我...那沒有辦法了。」他放開了對方,讓對方躺下,而自己走了下床。
  其間,遙依然賭氣似的側睡面向牆邊,緊閉雙眼和撇頭不理。

 

 

 

  沒多久,真琴的氣息又回來。
  「吶,其實我一點也不想用到這個,只是...」看著對方賭氣般的動作,「噗,はる真像個小孩子呢。」即使感到好奇但仍不願打開雙眼。
  --沒辦法了。
  真琴抬起遙的下巴,把一個不知名的東西放進他口中,再靠著接吻,用舌頭把它推進遙的喉嚨。
  就算遙有多不願看著真琴,也不由得打開雙眼,無聲的問什麼事。

 

  「不用擔心哦,只是些令你愉快的東西。」
  這樣的答案模稜兩可,遙禁不住想開口問,但真琴用指尖按止了遙想動的唇。
  遙再次被真琴一手抱住,再次被吻住。
  他自覺這次有點不同,身體中有般莫名的燥動逐漸湧現。
  而且,越來越,無力似的。

 

 

 

 

 

待續.

 

 

中篇請按這裡:)


貓の碎碎念:

怎麼番外會比正文長很多?(汗)
近來開學都忙多了
靈感來到了都沒空寫/_\
這篇寫得似乎有點長,H那部份寫來寫去都不滿意
難道是太久沒寫H筆都生疏了?-_,-

下篇希望能在後幾天的公眾假期完成(希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ur nickname ...
  • 求續>_<
  • 會的~放心(○∀<)
    只是寫H真的超費神呢XD 寫了好久都不滿意XDDD

    魚貓 於 2013/09/28 00:35 回覆

  • 訪客
  • 真琴的生日不是6月30吗?
    为什么你说有八个数字呢
  • 是真琴+遙的生日日期一共八個數字~

    魚貓 於 2017/04/01 14: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