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完結了(撒花)
.上半段是真琴side而下半段是遙side
.正文請按:【FREE】囚禁(真遙)
 番外上篇請按:【FREE】囚禁以後(真遙)上(微H慎)
 番外中篇請按:【FREE】囚禁以後(真遙)中(H慎)

 

 

 

 

 

  --要想辦法不讓他看到我。
  放他自由的隔天,真琴忍不住偷偷地在零晨時到他家看看,看到他睡得比囚禁著的那幾天安穩,雖然很想抱著他,但仍忍著手,為他蓋好被後便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他試過好幾次出來為媽媽到便利店買東西時遇到他,一想到對方應該不想再遇到那曾經囚禁他的人,就想盡辦法避開他。

 

  真琴一走出了便利店後,便回頭望,看見那人仍在選購商品,便感到放心。
  --就算是看到我,也會當作不認識吧?
  --還是快點到另一間店好了...
  --只是覺得,心依然痛著。

 

 

 

  為了不起懷疑,真琴以快速的方式買完商品後便跑回家。
  只是坐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都沒有,真琴就聽得見敲門聲,伴隨著媽媽的聲音,「真琴,はるちゃん來找你呢。はるちゃん,你先坐坐吧,我去切些蛋糕和沖沖茶給你們。」
  「有勞妳了,阿姨。」
  就在發呆之際,遙已經坐到真琴的對面。
  真琴沒法抬起頭看他。
  「...找、找我?」真琴覺得自己的舌頭一定被貓吃了,不然怎樣會說出這句超白痴的話?!
  「是來還你鎖匙。」語氣很平淡。
  「...喔、喔,原、原來是這樣。」還期待些什麼?真琴在心中如此的罵著自己。
  就在真琴腦中不斷懊悔的時候,遙冷不防的問道「...你是不是還差我句話?在信中寫了,就不用抬頭看著我說嗎?」
  真琴仍低頭說著:「你...應該不會想再看到我這種人...」
  「就是這樣你一直避著我?」
  「...」真琴不太明遙在說什麼。
  「要是我不來找你,你是不是每次見到我都偷偷遛走?」
  「我...」只是不想你看到討厭的人,而我...也不想看到你厭惡著我的表情...
  「まこと,抬起頭來。」
  沒法拒絕他的要求,真琴還是抬起頭來,看到的,只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差我的句話呢?」
  「真的很對不起。」對不起我傷害你,對不起我企圖以這種方式束縛你,對不起,被一個這樣的男人喜歡。
  「不是這句。」
  「不是?!」真琴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說,除了...!
  他馬上看進遙的眼裡,說出那句他以為永遠都不會有機會說的話「我愛你,はるか。」

 

 

 

 

 

>>>>>  <<<<<


  --身體好痛。
  遙一醒來就發現原是繫著床邊和手腕的那條鐵鏈已經解除,剩下的只有腳腕的那條。
  身體早已被清洗好,亦被穿回衣服。
  凝視著窗外的大海。
  --好想回到以前般,好想自由自在地游泳。

 

  「はる?你醒來了?我為你試做了青花魚料理呢,只是好像不太好看。」
  現在這個真琴的聲音就跟以前沒分別,依舊的那樣溫柔。
  不過遙的腦海中真的很混亂,面對昨天那個性格迴異的他,和今天依樣溫柔的他,哪個才是真正的橘真琴?

 

  接下來的幾天,雖然真琴每天都來,為遙帶來青花魚料理,但他一句話都沒說過,沒有理會對方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看著屋外的大海。
  真琴亦沒有再迫他做那種事,就這樣抱著他。
  儘管被抱在懷內但偶然會感到莫名的冷,抱著他的人心事重重,而自己則仍糾結於真正的對方。

 

 

 

  「はる,我來了。」
  一如概往的,遙仍是看著窗外,沒有回應真琴。
  身後傳來一些類似鎖匙聲後便聽到一句「再見了,はる。」和關門聲,房裡再次回復平靜。
  剛才的那句「再見了,はる。」使他心裡突然感到慌亂。
  他馬上轉身去看,就發現那位於床邊的一串鎖匙和一封寫了「はる收」的白信封。
  內容都是滿滿的抱歉、以前的往事點滴、和收葳在心而久的愛意。
  雖然對於強迫自己做那種事和囚禁自己已有好幾天感到很憤怒,但除了憤怒之外,腦海中全都是那時說著「我愛你」但眼神中透出淡淡落寞感的真琴。

 

 

 

  --「我呢,真的超愛はる呢。我不需要はる同樣地愛著我,只是希望はる能接受我,不過...看起來...真的好難。」

 

 

 

  被釋放自由的隔晚,他罕見的失眠,就在他快睡著之際,他感覺一股很熟悉的氣息,他瞄到那個黑影是屬於他那青梅竹馬,不知為什麼他很害怕被他發現他還未睡著,他馬上閉上眼,過了一會就感受到對方為他蓋被。
  意外的是個好眠之夜。

 

 

 

  接下來的幾天,他就發現真琴有意的避著他。
  他是趁著對方去便利店時一起走出去,想去找他,但是對方只是一味兒躲著他。
  最後他忍無何忍,決定直接走到他家找他。

 

 

 

  「欸?是はるちゃん?好久沒見呢。」
  「妳好,阿姨,我是來找まこと的。」
  一邊步上樓梯,真琴的媽媽跟他說:「真琴那孩子近來不知為什麼笑容少了很多,就算是笑也有點勉強呢,蓮跟蘭都很擔心。」
  「原來是這樣。」
  到真琴的房門,真琴的媽媽說完「真琴,はるちゃん來找你呢。はるちゃん,你先坐坐吧,我去切些蛋糕和沖沖茶給你們。」後便下樓到廚房去。
  「有勞妳了,阿姨。」
  就在真琴發呆之際,他已經坐到真琴的對面,只是對方沒有抬頭看他。

 

  「...找、找我?」
  「是來還你鎖匙。」和找你。
  「...喔、喔,原、原來是這樣。」
  他又問,「...你是不是還差我句話?在信中寫了,就不用抬頭看著我說嗎?」
  真琴仍低頭說著:「你...應該不會想再看到我這種人...」
  「就是這樣你一直避著我?」真是笨蛋。
  「...」顯然對方不太明他在說什麼。
  「要是我不來找你,你是不是每次見到我都偷偷遛走?」
  「我...」
  「まこと,抬起頭來。」我想看看你的臉。
  最後真琴還是抬起頭來。
  「差我的句話呢?」我想聽你說一次。
  「真的很對不起。」
  「不是這句。」
  「不是?!」
  顯然對方明白了他指的是什麼,真琴馬上看進他的眼裡,說出那句他等了好久的一句話「我愛你,はるか。」

 

 

 

  就算你曾經傷害過我,
  就算你曾經想囚禁著我,
  就算你有一刻不像以前的你,
  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也愛你,不願再看到你落寞的臉。
  早已習慣有你的存在,怎能讓你離開我。
  愛一個人,大概就是讓對方做回FREE的自己吧?

 

 

 

 

 

END.


貓の碎碎念:

完結了這篇本來是短篇的中篇(撒花AGAIN)
最後那段其實真的超老土(尤其是沒經驗學人說戀愛-_-)
但如果沒有這段的話好像有點怪XD

我猜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靈感,
應該有一段時間不會再出真遙文呢
接下來focus應該會放在貝弗那篇長文和黑籃那篇論壇體
真希望能快些把坑填好OW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NI
  • 真琴最後抱得美人歸真是太好了!!
    監禁題材什麼的超棒(///▽///)
    樓主加油啊,超喜歡您的真遙文!!
  • 謝謝你的喜歡:D
    我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黑化的題材XDDD

    魚貓 於 2013/11/11 00:44 回覆

  • 薇薇安(鬱顰)
  • 囚禁play好黑可是好好吃wwwww
  • 對(๑>ᴗ<๑) 囚禁play真的老梗但又美味www

    魚貓 於 2015/12/14 01: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