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ヘ(●´∀`●)ノ゜・:*【MERRY CHRISTMAS】*:・゜ヾ(●´∀`●)b
.請大家以拆禮物的心情對待這文XDDD
.重申半架空注意
.角色有點崩壞注意XD

 

 

 

 

 

【第三十章】中篇

 

 

  --那到底為什麼會發展到這樣?
  雷納看著旁邊替他清洗傷口的貝爾納悶的想到。
  幾年前某次任務他因為一時的大意而被敵人刺傷手臂,但沒想到這次如是。
  不過,這次不完全是他的錯啊。

 

 

 

  事情追朔到--
  剛才一入夜,兩人就去執行任務,沒想到環境竟有點像幾年前的,兩人都是躲在森林裡等著機會。
  也許就是這樣,貝爾莫其妙名的指責他是弗蘭。
  「吶,你,根本就是弗蘭吧?」
  「貝、貝爾先生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貝爾突然哄上前,「你的感覺,都跟弗蘭一樣,還有,你說『我』的時候都很怪,就像說不慣。」相距不夠十公分。
  此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他,使他猛然退後,就這樣,被要捉的人用箭誤傷到。
  然後,貝爾說了聲「他媽的!」後便衝下去捉拿那個人,其實那個人一點都不難應付,傷到了雷納都只是好彩而已。

 

 

 

  雷納原本打算趁著關那個人到密室後便不著痕跡的回房療傷,只是走了一步而已,手腕就被會抓住,強行拉到大廳清洗傷口。
  「情況跟幾年前有點相似,只差在被傷的地方呢。」
  雷納就不信他不說話對方能奈得他何。
  儘管貝爾說了很多話,內容還要是他們的往事,但他也沒有搭嘴,直至被綁上紗布後,他便馬上說了句「謝謝貝爾先生」後便動身離開。
  跟之前一樣,他的手腕再次被抓住,身體被往後一拉,他就莫名地被吻了。

 

  「你根本就是弗蘭。」
  他仍在喘著氣,但又強硬的說,「不是,是貝爾先生認錯人了。」並想將手腕從對方手中釋開。
  但貝爾的力道亦不容忽視,「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我不知道你原諒了我沒有,但我不會再讓你從我身邊逃開!」
  「真是抱歉呢貝爾先生,我、真、的不是你口中那個弗蘭。」終於強行鬆開了手腕,轉身走人。
  貝爾並沒有氣餒,只是大聲的說,「你還記得幾年前瑪蒙回來的那天,我們早上曾在森林玩捉迷藏嗎?」見對方腳步緩慢起來,「我知道跟幻術師玩這個遊戲根本是自討苦吃,但我仍決定去和你玩,一來是希望你會喜歡我,二來,是因為我想測試我們之間的默契,想看看到底我是不是真的愛上你…我承認當時瑪蒙回來時我確實很高興,把你涼到一旁也是我的錯,但見到瑪蒙那刻就可以肯定我愛的是你。至於我和老兄打賭之事都是已經是半年前的事,當時受激將法的我沒想到事情會…」
  貝爾就這樣看著眼前的人兒突然身體向下滑,伴隨著一陣淡青的霧。

 

 

 

  「這裡是…」弗蘭揉揉眼睛,看清環境「是我的房間?」
  他記得之前明明是聽著貝爾前輩說話,怎麼現在會在這裡…?
  「你醒來啦?」是貝爾,並解釋「傷你的那枝箭上塗有毒液,暫時只知道會令你發燒,」又走到他身邊,用手背感受額上的溫度「餵過你吃退燒藥後應該好了些吧?」
  如此貼緊的距離使他很不習慣,「…貝爾先生,請不要這樣做。」
  對方只是挑起眉頭,說「還說『貝爾先生』?你知道你的幻術已被解除了嗎?好、久、沒、見、的、弗、蘭。」
  不過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沒出現什麼驚訝的表情,就跟以前般沒什麼表情。「哦,前輩,好久沒見了。」
  聽到這樣的答案,貝爾也不生氣。
  眼前的這個人兒,除了頭髮變長了、樣子亦看起來長大了些,其他的就好像當年一樣,遇到什麼事都好像處變不驚,不知道該說他沒感情還是面癱這個病太嚴重。
  弗蘭倒意外貝爾沒反應,只是一味兒盯著他。
  --前輩他,感覺好像比幾年前更成熟吧?
  還是自己先清清喉嚨,說「前輩,若沒什麼事,ME想休息一下。」
  貝爾雖然嘴裡說「好的。」但是他掀開被子鑽了進去,並緊緊的抱著弗蘭,猶如幾年前般。
  「晚安了,弗蘭。」已經好久沒感受過這溫暖我的體溫了,真的有點…懷念。
  明知道對方不會因自己的一句話而改變,但弗蘭亦忍不住說「前輩,這樣ME睡得不好,有點辛苦。」
  沒想到對方竟稍微鬆開自己,讓自己的頭貼在他的胸膛上。
  「這樣子應該比較舒服吧?」聲音從頭上傳來。
  他沒有回應,但他的心裡確實訝異貝爾的轉變。相比以前的他,看來更加成熟、更加願意聆聽別人的聲音和嘗試去改善。到底安排他們重遇,上天有什麼打算?
  弗蘭胡思亂想著,很快就因藥效而睡過去。

 

 

 

  一覺醒來,弗蘭就發現自己身旁的那個人不見了。雖鬆了口氣但心底裡有絲無從置疑的…落寞。
  他還是狠狠的用被子包著自己,轉身繼續睡。

 

  「你醒來了?見怎麼樣?身體仍是不適?」
  弗蘭朝聲音的方向看去,見到的是貝爾前輩坐在床邊,旁邊還有一碗熱騰騰的白色半液體東西。
  「我沒事了,前輩,有心。」
  貝爾手持那碗東西,解釋道:「我在日本看過生病的人都會吃這個叫粥的食物,吃完應該比較好。來,我餵你。」
  「前輩,我自己就好。」
  「…說起來,你以為不是用常說『ME』的嗎?」
  「…改了。」
  「我還幾喜歡你這個口癖,改回來。」
  「…不要,為什麼要聽前輩你的話?」
  「你是偽裝成雷納後才改吧,現在都變回弗蘭,來,說『ME』。還有,張口。」
  弗蘭見湯匙都遞到跟前,若不讓貝爾餵,肯定有段時間都不用休息,便唯有乖乖的張口。

 

 

 

 

待續.


貓の碎碎念:

這個christmas 還是有點寂寞呢
看著身邊的一個個舊同學都有人肉暖爐溫暖自己
就覺得縮在手套裡都覺得很凍的自己很寂寞/口\
所以十分十分十分歡迎大家聊我聊天
在這文留言也好 在微博找我也好 在噗浪找我也好
大家找下我吧OAQQQQQQ

距離這年的完結剩下不足五天
感覺很多事未能完成 尤其是這文 總覺得很有遺憾
故此 我要在年底完成這文!!!
大家都祝靈感女神能降臨於我吧XDDD

再一次祝各位,
MERRY CHRISTMA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粉絲
  • 阿阿阿阿阿////口////
    好甜噢好喜歡wwwww同睡一張床什麽的=w=看到被吻那一直傻笑哈哈好棒的文噢ˋˇˊ
  • 謝謝喜歡呢(´艸`)
    那時我還不停的想著若貝爾想念了弗蘭這麼多年但相逢後一點甜頭都得不到 實在也太慘了 所以就給他數個KISS和同床共枕的機會www

    魚貓 於 2014/01/20 02: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