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情人節賀文
.微H有

 

 

 

 

 


  這是一月十四日。

 

 

  「來!大家就站起來!為大家熬了好一段日子才想了個超棒的新口味巧克力而乾杯!祝我們的情人節推廣計畫成功,亦敬社長一杯,感謝在社長英明領導下,情人節的一個月前就完成!」
  「好!」大夥兒都站起來,拿著酒杯為祝賀。

 


  「社長,要我去召車嗎?」
  「…不用了。」聽得秘書小姐不自覺地雛眉看著她的上司。
  這位上司,雖然很帥,很高大,亦很有錢,臉上也常常掛著溫柔的笑容,但只有見識過他發怒的人才知道他生氣時會讓人不寒而慄。
  若要她用個動物來形容,她會毫不猶豫的用『虎鯨』,平常的他就像看似溫馴的鯨魚,只有遇過的人才知道他有多可怕。
  不過,既然上司說不用,她這個秘書就不再多言,說了句「那請社長早點休息了」便隨大夥兒回去。

 


  他從包廂改為走到酒吧的角落,繼續喝酒。
  「麻煩再給我一杯。」他吩咐著侍應。
  --『好久沒有喝過這麼多的酒了--』
  突然,有道聲音靠近,「你,喝得太多了。」
  聞者抬頭看向來者,對於他來說,平常會這樣說都是那些想接近他的女性,沒想到這次來的是位長得像兒時友人的男性。
  --『…真的很像那個很久之前就失去聯絡的他…』
  接過侍應遞來的酒,隨口問這個準備坐在身旁的人「你叫什麼名字?」
  「奏(かなた)。」
  「...很特别。」眉宇間都很像,就連聲音也是,主動遞上手,「我叫真琴(まこと)。」
  「...彼此彼此。」

 

 

 

 

 

  --『到底是怎樣的發展才會變成這樣...?』
  真琴凝視著這個趴睡在他胸前的那個剛認識的人,真的好像。
  剛才因為酒吧裡的燈都被調得比較暗,沒能好好的觀察他,只想著心系的那個他。
  就在被對方主動舌吻之後,鬼差神使下想牽起對方上去酒店房。

 

 

  還未好好的關門就被對方拉下自己的領帶,唇被貼上對方柔軟的唇。
  他心裡隨即低咒了聲,改為用後腳關門,主動用右手捧起對方的頭加強熱吻,而左手則把房裡的電力全開。
  一邊脫掉對方的衣裳一邊帶領著對方跌向雙人床。

 


  強烈的擁吻,就似心急什麼。
  就在脫不掉對方內褲的時候,引來了對方一絲笑意,使他禁不住撕開對方的內褲。
  「等下你就應該再笑不出。」著手脫掉自己的衣服。
  「瞧瞧看,還是讓我來吧。」見對方再次主動,使他便由著對方,而自己則彎腰著手在對方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吻痕。

 


  也許是酒精作崇,也許是對方故意挑逗。
  被對方脫掉衣服和有意無意的磨蹭,他焦燥地想著要遞回主導權才行。
  他改為低頭和對方吻起來,舌頭一點一點的進入,在對方的上腔打圈,果然引起對方的一番顫抖。
  然後以右手往下撫摸起對方的性器,溫柔,又不失力道,而左手則滑向對方的臀部,試圖尋找對方那個可以容納自己的地方,輕輕的為對方擴充。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貼心的為對方做好準備,他沒錯的是很急燥,但對著眼前的人兒就是不由自主的為他著想。

 


  「...嗯...嗯...」
  看來對方被這樣弄也不好受。
  「想快點嗎?」輕聲的在對方耳邊問道。
  對方沒有回答,但以充滿靈性的雙眼看著他。

 


  沒說話。
  但大家都心知下一步該怎樣做。

 

 

 

 

 

  思及此,他又看看眼前這人,相比那個人,他的睡顏真的好相似。儘管相隔有十年沒見,但那個人在課堂上的睡顏早已深印在腦海裡,沒法忘記。
  --真的會是他嗎?十年前就突然消聲匿跡的他,真的會在此時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嗎?
  雖然這樣想,但看來自己早已認定他吧,若不然怎會跟他見了一會就上床。

 

 

 

 

 

 

 

 

 

  其實他早就醒來。
  不過有點兒眷戀著對方的溫度,故意裝睡繼續趴睡在對方的胸前,結果不慎睡著了,直到現在他才再次醒來。
  見對方陷入自己的思潮中,他想,機會來了。
  他慢慢的磨蹭著對方,哄上前獻吻以圖分散注意,然後試圖將收藏在一旁的小刀拿著來,準備刺向--

 

 

 

 

 

 

 

 

 

  真琴捉住想刺向自己的小手,笑說「吶,憑這點小功夫就想暗殺我,未免太小看我吧,はるちゃん?」
  「…嘖,你是從何時知道?」
  「你想聽生理還是心理答案?」
  「…隨便。」
  「看來心理比生理遲頓得多呢,身體上早就覺得是你。當然,現在回想起奏(かなた)時也聯想到遙(はるか)。[注1] 到はる回答我的問題,你當年為什麼消聲匿跡?」
  不是問為什麼刺殺你而是…?「沒什麼為什麼。」
  不答沒關係,反正可以調查,只要你不再次在我生命中消息便可。「那你是刺客?準備刺殺我?」
  「對。」很乾脆的回答。
  真琴沉默了一下,說出「若這是你的任務,那就刺向我吧。」
  「…你是瘋了麼?」
  「如果可以留下你,再瘋狂也可以。」
  遙的眼神透露了一絲『你真的是神經病』的意思後,沒好氣的從床上撐起來「我走了。」
  「不執行任務?」
  「突然不想了。」起身,穿回衣服。
  「你常常這樣以身體誘惑對方嗎?」
  「…自己想。」才不,大概是我也瘋了才這樣做。
  「最後一個問題,是我那對頭公司聘請你麼?」
  「...對。」踏出,兩人就似再沒什麼關係。
  「はる!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遙最後連句『再見』也沒有就離開了房間,到底有沒有聽見,旁人就無從得知。

 

 

 

 

 

 

 

 

 

 

 

  情人節。

 

 

 


  『鈴鈴--』
  真琴按下接聽鍵,辦公室內的免提電話響起了秘書小姐的聲音,「社長,那位七瀨遙先生正從大堂上來。」
  「嗯。」真琴將手肘撐在辦公桌上,下巴則擱放在用雙手所做的三角形頂端。
  --『はる,你果真來了。』

 

 

 


  遙旋風式的沖了進來,劈頭就問,「是你幹的嗎?」
  對方微笑的問,「你指什麼?」
  「別裝傻了,是你把你對頭的公司滅掉然後把『組織』全都幹掉?」
  「嗯。」
  「為什麼?」
  真琴以當初遙的那句回應,「沒什麼為什麼。」
  「...まこと!」
  「我一向就不喜歡那公司,只不過現在時機剛好成熟,就滅掉,順道問了些關於你的資料而已。」
  --『才怪,聘請我的那個色老頭還一臉惶恐的說,請かなた(奏)大人不計前嫌的放過小人,不用想也知道這傢伙肯定做了些什麼。不過這個也罷,那色老頭真的很討厭。』
  「那『組織』?」
  「以我所認識的はるちゃん只對水有興趣,應該不會突然去當起殺手,那我就查了些資料。」
  --『真的只是查嗎?怎會整個組織突然被幹掉?』
  一時之間,遙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無語的看著真琴。他不知道為什麼一聽見那『組織』被真琴策劃幹掉後,便不由分說的沖過來想要求證。
  一直坐著的真琴站起來,走到遙的面前,「我可以把はる的這些行為當作擔心我嗎?」
  遙現在回想起,他趕過來那時候的焦急,都是因為擔心著眼前這人,恐怕他會被捲入萬劫不復的麻煩裡,身為那一份子,又怎麼不知道『組織』們的恐怖。
  「別擔心了,你接下來要擔心的,應該是你怎樣賠償我過往那一個月為你付出的忙碌吧」真琴越來越接近遙,向他吻下去,而對方亦沒有拒絕的一齊投入在這渴望對方的吻。
  真琴放開後又說,「這吻就當作是今天情人節的小禮物吧,接下來都要陪我,作為利息哦,現在歸我的小殺手はるちゃん。」

 

 

 

 

 


[注1]:根據這網站http://name.m3q.jp/,かなた,可以寫作奏,亦可寫作遙。

 

 


END.


貓の碎碎念: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倫敦時間的話不算遲來哦XDDD)
算是一篇沒頭沒尾的賀文,到底這些年真遙他們發生什麼事那就是秘密哦XD
主要想寫的都是遙想刺向真琴時被對方識破的故事
所以H的份量相比以前寫的真的少了很多(羞)
至少未到需要用到pw的地步XDDD

Happy Valentine's Da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