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人物有注意,不喜歡請按右上角的X,十分抱歉m(_ _)m

 

 

 

 

 

【第二章】

 

  日子悄悄地流逝,黑子並沒有刻意記住那個姓火神的小孩子。
  直至現在有輛看似很名貴的房車停在花兒幼稚園的門外。

 

  下車的先是一名身穿蔟新校服、頭上戴著帽子和攜著包包的小孩子,然後是名身穿西裝裙、約莫三十歲的女人,引起了不少騷動。
  身為園方老師之一黑子只好主動走過去了解。
  「請問?」
  黑子無法看清那名小孩子,只因他躲在西裝裙的女人身後。
  而眼前這女人在看清來人後,很高興的遞上手,「您是黑子老師吧?您好,在下姓秋本。」
  黑子愣了,問:「您、您好,您怎麼知道我?」
  「因為我有事前看過你的照片。」又移了移身位,示意那小孩子,續說「是這位佑夜少爺父親的助理。」
  看著那頭擁有紅黑色頭髮的小孩子,黑子恍神了幾秒才回到現實:「這孩子就是火神…佑夜?」
  對方點了點頭,又馬上鞠躬,「佑夜少爺就拜託您了。」
  「請問是不是有什麼事?」
  對方顯然降下聲量道,盡量不被孩子聽到:「佑夜少爺的母親早前不幸遇到了車禍,他大概是目睹了過程,所以既不說話,又抗拒坐車。」
  瞄了瞄眼眶都通紅的佑夜,說「請問我可以跟您那位少爺見個面嗎?我想了解多些有關這孩子的事。」
  一直面帶笑容的秋本這下帶點歉意的說,「那個…少爺最近很忙,我要問問他才可以…」
  黑子微笑的回答:「沒關係,如果可以就請他見個面吧。小孩子都該去上課了,我現在就帶他回去?」
  目送完對方後,黑子蹲下對著佑夜說:「佑夜吧?我是哲也老師,歡迎你哦。」

 

 

 

  到了午飯後的午睡時間。
  在哄完所有小孩子進睡後的黑子終於可以回到教員室休息。
  現在他的心情很複雜,在看過了那孩子,恐怕沒有理由可以說服自己那孩子不是火神君的;但又為那孩子感到憂慮,母親在出車禍的時候他不幸地親眼目睹。
  剛才他都有默默注意多些他,那孩子一直默不出聲,只坐在一旁發呆,班上的小孩子都難免感到奇怪。

 

  有人在從旁拍他,回頭,原來是小金井前輩。
  「欸,黑子,我聽說今天那位姓火神的小孩子來到,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前輩。」
  「那是不是火神的?」他最關心的是這個。
  「還沒清楚,因為剛才送佑夜來的是那父親的助理,不過應該是,他生得很像火神君。」
  小金井愣了愣,想說些什麼但此時有名老師走了進來找黑子商量些事。
  直到午休醒來的鐘聲響起,小金井都沒能找機會和黑子談談,唯有發電郵給誠凜的友人商量商量。

 

  下午三時半是放學時間。
  小孩子們都會在課室裡乖乖的排好隊伍,聽著老師的指示走到大門等待娃娃車或是來接送的人。基本上所有的小孩子不是一早上了娃娃車,都已有人來接送,除了站在隊伍最後的佑夜。
  送走所有學生後,黑子走到佑夜身旁,牽起他的小手,把他帶到戶外的遊戲場。話雖如此,佑夜並沒有像其他小孩子般很興奮的去玩,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佑夜,陪哲也老師玩鞦韆好嗎?」沒等佑夜點頭,黑子再次牽起佑夜的小手到鞦韆前,抱他到鞦韆上,而自己則站在旁邊輕搖。
  黑子並沒有刻意逗佑夜說話,兩人都保持沉默直至天色漸暗。

 

  「鈴鈴--」幼稚園內的電話響起。
  黑子抱起佑夜,走回室內接聽。
  「您好,我是老師黑子。」
  「太好了,我是秋本,早上我們還見過面的。」
  「我記得,請問我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其實是這樣的…我現時有工作在身未能過來接回佑夜少爺,初來日本又未能聘請到家務助理。雖然這個要求可能很無理,但…請問黑子老師你能送小少爺回家嗎?少爺應該趕緊回家的,真的很抱歉。」
  黑子衡量了一會兒,說:「好吧,再這樣要小孩子等待也不是辦法。」
  「真的謝謝你,這是地址…。」

 

 

 

待續.


 

魚貓の碎碎念:

我又打破自己的誓言v_v
還是沒有完成第九章就跑了去玩了幾次UL(誰叫我剛得到了N阿奇XDDD
不過還好寫了一大半www
下章就會是火神的出現了www敬請留意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