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人物有注意
.文中:火神大我=火神,而火神佑夜=佑夜
.黃瀨、木吉、日向出沒注意

 

 

 

 

 

 

 

【第四章】

 

 

 

  「奶奶,我回來了。」
  「哲也,煲子裡還有湯,你就翻熱吧。」
  「謝謝奶奶。」
  「怎麼了?好像心不在焉似的?」
  「沒什麼,只是遇到個故人,稍微有些感慨。」
  「哦…喝完就去睡吧,這陣子你看起來很累,奶奶我有點擔心。好了,晚安了。」
  「讓奶奶妳擔心我很抱歉,晚安。」

 

 

 

  一回到房間,黑子的手機剛好響起來,把原已抱著皮球睡著的二號吵醒。
  是黃瀨君?
  「喂,你好。」
  「喂!小黑子你怎麼樣了?!」
  「抱歉,我不明白。」
  「啊啊,我呢,在去工作途中看到了你牽著一個超像小火神的孩子,他到底是誰啊?我一見到就馬上傳送了個訊息給你,但怎麼你不回覆?害到我超級擔心啊,忍不住現在打了個電話給你。吶,是不是小火神的?啊,還是他的侄子呢?都不對啊,真的跟小火神超像啊,加上又沒聽說過小火神有兄弟姊妹啊。那到底是誰啊小黑子?!」
  「…」
  「喂喂,小黑子?你還在嗎?」
  「我在,」黑子才不會告訴他剛才受不了而拿開電話,「那真的是火神君的兒子,名叫佑夜。啊,抱歉,我有電話打來,有空再覆你吧。」沒等對方回應就馬上接聽另一個來電。

 

  「喂,你好。」
  「喂,我是木吉前輩啊。」
  「請問前輩找我有什麼事?」
  「呃…哈哈,沒什麼,就是想打來看看--」對方顯然被迫換上另一個人來通話,「還是我來說吧,黑子,我是日向,聽小金井說那姓氏火神的孩子來到,真的是火神那小子的?」
  「沒錯的,前輩,我今天還已經見過火神君。」
  「已經見過面了?!他…怎麼樣了現在?」
  「好像很忙的樣子,亦有問候過大家。」
  「那小子…」日向原本還想說什麼,不過還是嘆了口氣,說「嘛,算了,黑子你有什麼事就找我們吧,我們,一直都在。」
  「讓前輩們這樣擔心真抱歉,還有,謝謝。」

 

  互相寒暄了幾句後,日向終於放下電話。
  木吉迫不及待的問,「他怎麼樣了?」
  「聽起來很累,不過好像沒什麼事。那真的是笨蛋神的孩子,還說今天已經見過笨蛋神了,他好像很忙。」
  「說起來小金井說今天是由一位身穿西裝的女人來接送那小孩子,看來他真的變了好多。」
  「不奇怪,他以前是個海歸,還要一個人住那樣的單位,就知道他的家庭不簡單。」
  「那我們該怎麼做好?」
  日向想了想,「還是拜託小金井繼續去留意吧,畢竟是他們之間的事。」木吉點了點頭示意明白,日向又繼續說「不過,太過分的話,我們還是會出面讓那小子知道前輩們到底有多厲害!」

 

 

 

  放下電話後,黑子沒有再理會黃瀨君傳來的無限訊息就去洗澡,沒想到只是十分鐘,黃瀨君的訊息越發越多,令原意準備課程的他還是去準快回覆。
  內容無非都是關火神君和其兒子佑夜等,看來他不盡量解決,黃瀨君是不會罷休呢。
  他首先發個訊息讓對方稍等一下,不要再傳問題,然後就看看問題只挑些不涉及私隱的來回答好了。

 

  --黃瀨君,感謝你的關心,但作為一名幼稚園老師的我是不能說太多,只能說那孩子看來是生長在一個愛的環境,火神君看來很關心他呢。至於什麼時侯可以去看那孩子或火神君,我猜比較難,因為那孩子只搬回日本沒多久,再加上火神君應該工作很繁重。時候不早我不再說了,晚安。--

 

  黑子反覆看過了訊息兩次,確定沒有提及過關於佑夜的心靈傷害後,便按下「傳送」鍵。
  他可以想像到告訴給黃瀨君知道後情況會有多複雜,更何況不知火神君根本想不想讓別人知道。
  他猜,若非佑夜剛好來報讀這所幼稚園,火神君可能不打算找誠凜的大伙,更何況自己呢。
  回憶思及此,就被撲過來的二號打斷。
  看著二號狀似聞到了些什麼,黑子撫摸著二號,「是聞到了火神君吧?二號你以前總是喜歡欺負著他呢。火神君現在已經有屬於自己的家庭,有個叫佑夜小孩子哦,真的很像火神君,就差了個十分顯眼的分叉眉。看他見到我時蠻意外的樣子,就知道他沒打算和我們聯絡。」
  嘴角儘管是微微的上揚,但語氣,卻很寂寞似的。

 

 

 

 

 

待續.


魚貓の碎碎念:

還好睡了十來分鐘後懂得爬起來更文
--然後再去睡掉X)

有點虐黑子但沒辦法誒是必經的階段嘛XD
會想想辦法去虐虐火神的XDDD

謝謝觀看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