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火神君生日賀
.CP:火神大我 X 黑子哲也
.微虐慎
.是一篇連作者也覺得有點沉重的文(。

 

 

 

 

 

 

 

  七月尾的日本熱到不行,伊月俊隨意找間咖啡廳光顧來避暑,一坐下就聽到隔桌的那兩個各自擁有一頭深棕色跟亮黑色直髮女生的談話。
  「誒誒,還有一個星期就到了那個日子!」深棕髮女生在看著手機上的日歷說道。
  「什麼?」不過顯然對方不太明白。
  「虧妳還說是のぞみ(希光)大大的忠實FANS,還是忘了!」
  「啊!我忘了!」黑髮女孩先做出一個合上雙手的動作,似是對天說著:「抱歉呢大大!」又轉向友人說:「好期待大大的書呢,今年已經是十週年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特別呢。」
  棕髮女生突然壓下聲量,以神秘的聲音說:「我聽說可靠人士的消息,大大好像會在八月二號那天接受陽光出版社的採訪呢,據說還有10條Q&A呢。」
  「真的假的?!大大一直都很神秘,這還真令人超級興奮!不知道大大是個怎樣的人呢,會是個感性的文學少女還是個飽經滄桑的婦人呢?」
  「誒,聽說大大是個男的。」
  「可、可是,那種文筆細膩的程度、書中的內容跟名字來看,我還以為是女的。」
  「很失望嗎?難道是男的就變得不喜歡?」
  「我才沒有這麼膚淺咧!」黑髮女孩瞪了友人一眼,「只是想到讓一個男生說出那樣的話就覺得好心塞。」見友人眼中疑惑,續道「就是那句關於下一秒的。」

 

  --『你曾問我,若下一秒我們就要分離,這一刻最想做的會是什麼,儘管當時答的是,就這樣,其實想說的是,就這樣--不讓你離開。』

 

 

 

  被這句話而陷入深思,伊月回想起十五年前他趕到現場的那刻--
  那樣的黑子,還是第一次看到。

 

  『收到最新消息,晚上九時左右,一座興建中的XX發電廠突然發生大爆炸,目前事故原因仍有待調查。據了解,附近民眾形容,爆炸威力之強大,就好像大地震一樣。 當局仍在搜尋事故中的生環者,有進一步消息將會即時更新。』
  看見這則新聞時,伊月已經有種不詳的感覺。當桌上的電話響起,他就心知不妙。
  「伊月!火神他出了事!快來!」

 

  沒想到,在八月二日,高中時期的一名隊友火神大我二十五歲生日的前夕,以一名衝進火場救火的消防員,神秘失蹤。
  然而,同為高中的隊友,亦是火神的戀人,黑子哲也,除了在現場一邊空洞的看著熊熊燃燒的火炎,一邊無聲的流淚外,他們便沒有再看過他有更多的表情。

 

 

 

  --又到這個日子了。

 

 

 

  相比激動地試圖衝進火場或是其他更激烈的行為,這樣的黑子實在令人憂心。
  頭一年,黑子仍然深信著火神生存著,對其他事情都好像不為所動,不時偷偷跑到現場不死心的尋找著,但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就算火神的父母也不由得接受自己唯一的兒子已經離他們而去。
  全世界,就只剩下黑子仍相信。
  第二年,基本上沒變,不過黑子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突然關起自己在房裡幾天。那段時間的誠凜眾人擔心不已,深怕再多一個拍擋離開。
  忍無可忍之下,日向決定強行把門打開,這才發現他趴睡在一堆草稿紙上難得的安穩。

 

 

 

  這就是,現在著名的散文作家--のぞみ(希光)的誕生。

 

 

 

  回憶思及此,伊月將思緒拉回現在,還想著怎麼總編這麼久才來的他,突然瞥見咖啡廳外有個很面善的人--

 

 

 

  八月二日。
  正如咖啡廳裡女孩們的小道消息,希光,也即是黑子,將會接受陽光出版社的獨家採訪,而採訪人則是高中前輩伊月俊。
  希光一向保持著神秘作風,從沒有讓其樣子公開,亦沒有接受過任何採訪,唯一外界對他的事比較清楚的是,這位作家每年的八月二日都會出一本以『光』為題的書。
  他不在乎名氣、收益等,當初出書的目的,也只不過是希望記下他與光的一點一滴。所以對於被要求接受訪問的他,要求只有:(一)不能拍照;(二)讓相熟的人,也就是伊月前輩,作為採訪人;(三)必需清湯。
  若是其他的作家也許大家會覺得「這個人真大牌啊」,但因為陽光出版社的社長本身也是希光的FANS,所以這些要求根本不足為道。

 

 

 

  黑子一早已經來到出版社的獨立採訪室,一如自身的特徵,想進出出版社簡直是易如反掌,見時間尚早的他唯有先坐下等侯。
  --『鈴鈴鈴』是伊月前輩的來電。
  「前輩,你好。」
  「黑子!抱歉,我肚子突然很痛,找了個助手來替我,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你到特別室二了,再見。」沒等黑子任何反應就已經掛線了。
  既然是前輩找來的人應該還好吧?
  黑子隨著指示到了所謂的特別室二,那是一間四壁都是白色--純白的世界,裡頭只放了張椅子,和一部連接到隔壁的電話。
  --『鈴鈴鈴』這次是室內電話響起。
  「喂?」
  「希光先生,你好,我是伊月先生找來的助手,可以稱呼我作shadow。」黑子覺得是一把好令人懷念的聲音。
  「你好,shadow先生。」
  「那我們正式開始採訪吧?首先很榮幸邀請到著名而神秘的希光先生接受訪問,收集了不少讀者的意見後歸納出幾個問題,第一,請問『希光』是你的筆名嗎?」
  「對。」
  「那是有著什麼含意嗎?」
  「是有著『希望光回來』的意思。」
  「那請問希光先生你的寫作契機是?」
  「所有很珍惜的都有機會離我們而去,所以想趁著還記得的時候一點一點的記下。」
  「希光先生你的第一本《留光》一出書便好評,請問你有什麼感受?」
  「老實說還真意外,找出版社時已不抱有期望。」
  「我看過這書,很喜歡很感動,可以再說說對《留光》這本書的感受嗎?」
  「先謝謝你的喜歡,《留光》是我最深感受的一本,因為當初只打算抱著能出便出的念頭,所以是抱著「既是最先也是最後」的心態寫。」

 

  接下來的問題都是有關寫過的書,直至--
  「最後,請問你還相信光會回來嗎?」
  「相信。」說完後對面傳來了『嘟嘟嘟』的掛線聲,而門亦被大力的打開。

 

  「HEY!怎麼見到我卻沒有熱情的擁抱?」
  這是掛著二十五歲樣子的失蹤已久消防員,火神大我,笑著問房裡的人。
  對方沒有答話,就只有兩行眼淚不停流下。
  少年大步的走到淚人附近,輕輕的將這個受了不少苦的人兒擁進懷中,「我現在人不就是站在你面前嗎?別哭了。」

 

  兩顆分別已久的心,仍然為對方而狂跳著。

 

  「...吶,火神君,我現在已經是個老頭子了,你還會要我嗎?」
  「當然,別說傻話。」
  「我不像那些老牛吃嫩草的人嗎?」
  「是有點兒,」火神撫著眼前人兒被歲月摧殘的臉龐,「不過剛好我是個大叔控的所以沒問題。」
  「...什」
  再多的言語也被久違的熱吻所遮掩。

 

 

 

 

 

  十月十一日。
  凡是所有購買過希光的第十本書《影の光》的謮者,拿著原書都可免費取得迷你特典《光の影》,裡頭除了記載了希光他於八月二日接受採訪的內容、多年來的感想、爆發性的封筆宣言和一段某人寫下的文章《我的影》。
  其中節錄--
  『我曾問你,若下一秒我們就要分離,這一刻最想做的會是什麼,在你回答後我亦說了「我也是」之外,我現在很想緊緊握住你的手,再也不放開。』

 

 

 

  很巧合地,伊月鬼差神使下又回到幾個月曾到過的咖啡廳,甫坐下,就聽回那兩把聲音。
  「怎麼看特典也會哭了?」棕髮女孩顯得手足無措。
  黑髮女生從書抬起頭來,眼泛淚光,「...大大要封筆了...」
  「欸?為什麼?」
  「大大應該是找到了他的光了,雖然很傷心但覺得很感人,」黑髮女孩合上特典,似是祝福著的說道,「你們要幸福啊。」

 

 

END.


魚貓の碎碎念:

也是遲來的賀文啊(被揍
靈感來源:近來的傷亡新聞不斷 覺得小小的力量實在做不了什麼...T^T
情節改了又改 最後還是用救火英雄裡的爆炸梗作為背景
難得的一篇連我也覺得幾沉重的說( ˘•ω•˘ )
下次還是繼續歡脫好了XDDD

儘管遲了很多 還是說聲
MY男神之一的火神君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