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
.角色:貝爾飛格爾(王子) x 弗蘭(青蛙)
不用說也知道是腐文吧(羞)
.文筆差、劇情差、描寫差 ((不要打我,我會努力的
.其實是半年前作的,現在突然很想接回 (囧)
.希望不會變成坑......
.請細心食用(?)
 

 

 

 

 

 

【序】

 

  ME,從小便討厭打賭,不是因為打賭令我損失了什麼…
  不對,它真的令ME損失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第一章】初見

 

  「師父,ME可以不去華利亞嗎?」一名有著碧綠色頭髮的少年問他身旁擁有異色瞳孔的男人。
  「小鬼,你說呢?」男人反問他。
  「可以。」
  「嗯…的確是可以。」男人挑一挑眉。「除非,你有命由輪迴盡頭回來。」
  「…」過了良久,少年又問。「師父…你是不是不要ME?」
  「不是哦,弗蘭。」男人拍一拍少年的頭,少年只是低下頭不再說話。
  男人心想,這個令人頭痛的徒弟總是欠缺安全感。不過也難怪,畢竟他的身世令他欠缺安全感。

 

 

  「貝爾醬,不要再喝了,很傷肝呢。」路斯利亞扭著腰說。真是的,瑪蒙都死了三個月,貝爾醬到現在還是這樣子,每日都用任務來麻醉自己,每晚便喝酒喝到不似人形。
  「人妖大姐,你走開。」貝爾抓著酒瓶,邊推開路斯利亞,邊醉醺醺的說。
  「喂!貝爾、路斯利亞,下來!今日有新人來華利亞,我要介紹給你們。」斯夸羅大聲的說。他人身在一樓的大廳,聲音卻可以飄到三樓貝爾的房間。
  「貝爾醬啊,斯夸羅叫我們呢。快點下樓吧。」路斯利亞邊扭著腰邊走出貝爾的房間,貝爾也踏著醉步下樓。
  貝爾看到了一隻青蛙…啊,不對,是一個有著碧綠色髮色和相同顏色雙眼的少年,他慢慢的瞇起眼打量眼前的人兒。眼前的人大概是十五六歲吧,不過太瘦了…的確很像一隻青蛙…嘻嘻嘻,我的嗜血本色好像從瑪蒙死了便消失,眼前的青蛙卻可以挑起,太有趣了。
  「前-輩,可不可以用這樣色瞇瞇的眼光看著ME呢?」碧髮少年開口說。
  「嘻嘻嘻,你說什麼色瞇瞇啊?我是王子,我喜歡看你便看啦。」這個少年說話方式十分奇怪,竟然把字拉長,還自稱詞為ME…
  「好了好了,貝爾醬,要讓讓後輩嘛。」路斯利亞把目光轉放到碧髮少年,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ME叫弗蘭,是新來的霧之守護者。」
  「嗯,他是來代替瑪蒙的新一任霧守。」斯夸羅大聲應道。
  「原來是來代替小豆丁的…嘻嘻嘻…以後便好玩了。」貝爾說。弗蘭聽到「代替」這兩個字,便感到很不自在。心想:真奇怪,剛剛長毛隊長說ME是代替的時候ME是沒有事,為什麼這個偽王子說ME便有種不爽的感覺呢。弗蘭用力搖了搖頭,想把心中這個奇怪的想法晃走。
  「弗蘭醬,你沒事嘛?」路斯利亞一把手擁住搖著頭的弗蘭,問他。
  弗蘭渾身一僵,吐嘈的說「人妖大姐,你身上的香水太濃了…不對,是臭水吧。」
  「弗蘭醬,你真過份呢。」路斯利亞便放開弗蘭並裝起可憐。
  弗蘭假裝看不到,並說「如果沒有事,ME想回房休息。」
  「呃…你的房間…就住在瑪蒙的房間吧。」斯夸羅沉思一段時,並說。
  「不行!」貝爾突然大聲的說。
  「為什麼不行?」斯夸羅也大大聲的吼回。
  「不行就不行,那間房是小豆丁的!」弗蘭聽到這句,心情略為沉了一沉。
  「那你告訴我,弗蘭要住在那裡啊?」
  「那便住在二樓的客房,不是有一間是空的嗎?」
  「那是客房呢,弗蘭是新一任霧守,豈能住在客房呢?」斯夸羅面有難色的朝著弗蘭一看。
  「ME沒有所謂,可以告訴ME是那一間房嗎?ME想先回房。」弗蘭面難的說。
  貝爾看著弗蘭漸漸走遠的背影,有一種名叫內疚的感覺充滿貝爾的心。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