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人物有注意
.文中:火神大我=火神,而火神佑夜=佑夜
.繼續派糖www
 

 

 

 

 

 

【第十二章】

 

 

 

  陽光已經慢慢滲進房間,習慣早睡早起的黑子醒來後緩緩起身,儘管已經小心翼翼地掀開綿被,結果還是不小心弄醒在旁的佑夜。
  「...哲也老師?」還是充滿濃濃睡意的童音。
  「佑夜,早晨呢。」黑子撥了撥佑夜那額上差點戟到眼睛的頭髮。
  「...Good...morning.
  黑子瞄了瞄仍在廳中熟睡的火神,微笑的道「來吧,快起來跟老師一起弄早餐給爸爸好嗎?」得到佑夜首肯便牽著他的小手先到浴室刷刷小牙,才到廚房裡頭一起弄食物。

 

  時間已經到了日上三竿,仍在跟睡魔搏鬥的火神莫名其妙的夢見自己成為了一根冰淇淋...正被一隻...一隻黑色的狗舔著?!
  火神一下子就被嚇醒了,怎麼臉上的觸感這麼奇怪...
  他摸了摸臉龐,全都是口水,而旁邊就是不停搖尾的二號,嚇得他馬上坐起來。
  呆了一會他才意識到,這不是他的屋子啊,是黑子的屋子,而且快要餓壞的他感受到從廚房傳來了陣陣的食物香味。

 

  「誒,火神君,你醒來了?」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昨晚你們睡著了,所以秋本小姐就由著你們。快過來吧,佑夜剛才很乖呢,一起幫忙弄早晨。」見火神面帶猶豫,就笑著說:「儘管昨晚的晚餐弄不好,但基本的早餐還是可以的。」
  火神看了看賣相,安慰自己的道:『看樣子還是可以...應該死不了的...大不了跟當年IH賽後昏迷幾小時...』然後鼓起了勇氣把眼前的早餐放進嘴裡...
  「火神君?味道還好?」
  一抬頭就看到那張皺著眉頭的臉龐,說出「嗯,想不到味道還不錯。」
  聽後顯然鬆了一口氣的黑子揚起了淺笑,「那就好。」

 

  「火神君待會回公司?」
  他點了點頭,「工作好像永遠沒有盡頭的一天,真麻煩。」眉頭又不自覺的皺起來。
  黑子突然俯身撫著火神那特別的分叉眉,「皺著不好看。」直到跟火神的眼睛對視著才意識自己跟火神的距離好像有點近...
  --『心跳好快...』二人異口同聲的在心裡說道。
  「...咳咳,我平時就是這樣跟小孩子互動...」有點兒尷尬的笑著。
  「呃,對了,趁著現在時間尚早,要不去這附近的籃球場打一場?」
  「火神君的工作不是很多嗎?」黑子疑惑的問道。
  「跟這小子沒怎樣玩過,加上,反正工作怎麼也做不完,也不差在這一陣子。」
  「也對,佑夜,我們去玩籃球吧。」



 

 

 

  「...那個...沒、沒想到火神君跟...以、以前一樣體力...無、無窮無盡般...」黑子一邊捂著心口一邊喘氣道。
  火神笑著遞了瓶水給黑子,「你這傢伙的體力也跟以前一樣弱吧。」後者雖生氣但仍接過水。
  「沒想到這小子玩起來還是有板有眼。」火神凝視著佑夜玩籃球的樣子就想起了以前自己在美國大學玩籃球的時光,真的一如學姐所願遺傳了不錯的運動基因。
  「因為佑夜是火神君你的孩子嘛。」
  「哼,跟我還差太遠了吧。」
  「口是心非。」
  『咕咕--』
  「火神君這麼快就餓了?」黑子再藏不住笑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你就跟我們去吃午飯後才回公司?」
  「...好。」


 

 

 


  終於來到十月底了,籌備了整個月的運動會終於要開始了。
  經過老師的協助和小孩子們用心的排練後,大家都做足了功夫希望於運動會在爸爸媽媽面前展現出自己活潑的一面。
  黑子帶領的『櫻花班』也不例外,小孩子們顯然充滿活力的在等候的地點揮動他們手中的小旗幟,而他則再三檢查小孩子們頭上的櫻花頭飾有沒有落下。
  黑子拍了拍掌吸引小孩子們的注意,「好了,小孩子們,我們進場吧!」


 

 

 


  「少爺,相機。」
  「啊!對,差點忘了這個。」
  「要不是為了弄什麼午飯,現在需要那麼趕嗎。」秋本笑著說。
  一個身高一點九十多公尺的男人拿著便當在別人眼中顯然是有點好笑,「那些提案裡的內容都不是說家長們都會自製便當嗎?」
  「你都懂得說那些只是提案裡的內容吧?」
  「那你又不早點提醒我!」火神皺著眉的看著手上的幾層便當。
  「那又不用擔心,他們應該很喜歡的。少爺你再不快點進去就快連開幕禮都會錯失。」
  火神聽後馬上轉身大步走進去,但又似是想起了些什麼,「對了,相機的電量肯定是滿的?」
  秋本沒好氣的揶揄道,「肯定是足夠讓你把小少爺和哲也老師拍下。」

 

 

 

 

 

待續.


魚貓の碎碎念:

久違的我回來了 (欠揍
這篇櫻花夜重新連載了 (撒花XD)
老實說這篇大綱都已經寫好, 可惜一直不多人看有點心灰(´;ω;`)

請大家多多支持, 不妨留言告訴我 (๑• . •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