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癿文注意
● 請小心食用(?)
● 之前只顧打瓶邪和火黑...冷落了貝弗很抱歉((羞
● 這次長了些 算是很甜很甜的文吧w

 

 

 

 

 

 

 

 

 

 

【第九章】法國

 

 

 

  剛下機,弗蘭便感受到太陽伯伯的痛愛。
  「前-輩,ME們現在要往哪裡去?」弗蘭用手擋著陽光的問。
  「當然先到酒店放下行李才四處逛逛。」貝爾理所當然的說。
  「前輩,你預約了多少房間?」
  「一間。」
  「為什麼不預約兩間?以前輩你有錢的程度,連ME也請得起,沒理由會不夠錢付兩間房的錢。」弗蘭無奈的問。
  「因為我是王子。」貝爾再一次理所當然的說。
  弗蘭此刻有種想打醒貝爾的念頭。

 

 

  「前輩,這又是為什麼?」弗蘭指指房間的大床,再一次無奈的問。
  「那當然是因為王子我要抱著青蛙入睡。嘻嘻嘻,這間房真的不錯,面積還真夠大。」貝爾環視一下房間,露出滿意的神情。「喂,青蛙,出去逛逛吧。」
  「ME不想動…」弗蘭自己已經自動大字型的倘在床上,看看窗外的太陽,懶洋洋的說。
  「青蛙真懶惰。快起身。」貝爾用力拉弗蘭的手,試圖把弗蘭從床上拉起。
  結果,弗蘭被貝爾拉起,往外走。

 

 

  烈日當空,太陽正曬得令人想死。
  「青蛙,快點行吧。」貝爾向身後的弗蘭說,指指眼前的羅浮宮說。
  「前-輩,ME很累啊…」弗蘭面難的說。
  「你快點行便可以快點走進羅浮宮,便快點感受到冷氣。」貝爾沒好氣的說。
  「ME還是很累…」弗蘭依舊苦著臉的說。
  「嘻嘻嘻,青蛙的體力真不濟。好吧,王子拉著你吧。」貝爾便拉起弗蘭的手,往羅浮宮去。弗蘭的臉微微紅了起來,可惜站在前面的貝爾看不到。  

 

 

  「這些畫很美啊…」弗蘭看著一幅畫有一個幸福家庭的畫感歎著。
  「青蛙,這幅才美。」貝爾指指一幅佈滿鮮紅色顏料的畫,說。
  「前輩的嗜血性格即使來到充滿藝術氣息的地方都沒有改。」弗蘭吐嘈的說。
  「你這隻青蛙…你想看世上最美的藝術品嗎?」貝爾不懷好意的說。
  「想啊,.在哪?」弗蘭不知貝爾的壞主意,好奇的問。
  「嘻嘻嘻…青蛙靠近我,我便告訴你…」貝爾向弗蘭做了一個「耳朵快點過來」的表情。
  弗蘭不以有詐的向貝爾靠近,結果貝爾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青蛙你來當藝術品,我把小刀全都插上,把你插成一朵美麗的刀子仙人掌,漂亮嗎?」
  弗蘭擺出一副「ME早就知道王子沒好主意的吧」的表情,說:「前輩,不要把這些沒品味的小刀插在有品味的ME身上好嗎?」
  他們在羅浮宮吵了起來,結果被職員趕了出去。 

 

 

  「前輩,都怪你,ME們被趕了出來。」弗蘭抱怨的說。
  「那青蛙,我們四處逛逛吧。」貝爾建議的說,他指指前方,說:「往那方向逛吧。」
  「為什麼前輩好像很熟悉這個地方?」弗蘭好奇的問。
  「哦…以前和人來過嘛…」貝爾含糊的說。
  弗蘭本來還想問貝爾和誰來過,突然有一把聲音叫著貝爾。
  「喂!是不是貝爾?」聲音的來源是一個專門為遊人以卡通的形式畫肖像的店主,他長得十分高大,樣子也很帥。
  「嗨!麥克,好久沒見了!」貝爾好像看到舊朋友,興奮的說。
  「咦?瑪蒙小鬼呢?」麥克好奇的問。
  「瑪蒙她…已經死了…」貝爾話中有著一絲憂傷。
  「別這樣…」麥克突然想起了一些事。「對了,我一直都想給回給你。」他拿起了一幅畫,遞給貝爾。「是你和瑪蒙的畫。」
  弗蘭現在知道是誰和貝爾來過法國了,他心想:原來是瑪蒙前輩…ME果然是代替瑪蒙前輩來法國旅遊…咦?為什麼ME會這樣想?
  弗蘭發現自己好像有種妒忌瑪蒙的想法,便搖了搖頭,企圖把心想所想的搖走。
  「喂,青蛙,你為什麼在搖頭啊?不舒服?」貝爾問。
  此時,麥克才發現貝爾身邊還有一個人。
  「你好哦,我叫麥克,你叫什麼名字啊?」麥克熱情的拉著弗蘭的手,吻了吻弗蘭的手背。麥克就是有個陋習,一看到漂亮的人,便會熱情的拉著他。
  「呃…ME叫弗蘭。」弗蘭無奈的說。
  「弗蘭你長的很漂亮,有沒有興趣當我的模特兒啊?」麥克仍然拉著弗蘭的手。
  「喂,麥克,不要碰我的青蛙。」貝爾不滿意的道。
  突然,有一把女聲加入。「呵呵呵,麥克這傢伙。」女聲的擁有者是一位金髮的美女。
  「喂,藍玲,你來點叫你的未婚夫放開青蛙。」貝爾向那位美女說。
  「貝爾,你喜歡那碧髮的孩子吧。」藍玲指指弗蘭,說。
  「嘎?喜歡…?」貝爾聽到喜歡,愣了一愣。
  「你啊…要是喜歡那孩子,便不要收藏自己的心,別以為他會明白。」藍玲語重心長的說。
  「切~王子我才不是喜歡他呢。」貝爾把頭別過去。
  藍玲看到這裡便笑了,心想:貝爾你還說不是喜歡他,看你妒忌麥克拉著那孩子的樣子,便知道你喜歡他呢。
  「喂麥克,快點放開人家吧。」藍玲開口道。
  「咦?是藍玲?」麥克笑笑的說,指指弗蘭的說。「藍玲,你看,他叫弗蘭,很漂亮呢?」
  「你好啊弗蘭,你的確很漂亮呢。我叫藍玲,是麥克的未婚妻。」藍玲笑著的說。
  「你好。」弗蘭不溫不火的回答道。
  藍玲突然靠著弗蘭的耳朵說了句:「弗蘭,你也喜歡貝爾的吧。」
  弗蘭聽到之後,臉上泛起了紅暈,儘管是很難測覺的,但眼利的藍玲仍看到。
  她笑了笑,繼續說:「弗蘭,你要加油哦。」
  弗蘭有些不自然的說:「ME…ME…ME才不是喜歡白痴前輩呢。」
  藍玲聽到也感到不意外,心想:呵呵呵,你們的反應是一樣的,衷心祝褔你們。
  「不要再站在這兒,貝爾、弗蘭,你們也來畫一張肖像畫吧,好嗎?」麥克說。
  「ME不要。」弗蘭突然不想像貝爾和瑪蒙般也畫肖像畫,所以他拒絕了麥克的邀請。
  「不許說不要。」貝爾說完還用小刀來告訴弗蘭「你試試不要,那麼小刀便會插在你的身上」。
  聽到這裡,弗蘭唯有死死地和貝爾走進畫畫的攤檔。
  藍玲看到這裡,猜弗蘭可能因為瑪蒙而不想畫畫,所以帶微笑的走向他們二人,說:「我來幫你們轉轉姿勢吧。弗蘭你繼續站在這裡,貝爾你的手要這樣,頭要偏少…」
  結果,現在的姿勢是貝爾整個人靠著弗蘭,他的手攬著弗蘭的腰,頭則靠在弗蘭的肩膀上。
  弗蘭被這個姿勢嚇到面都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嗯…這個姿勢…也不錯,攬著青蛙很舒服。」此時,貝爾發現弗蘭的臉紅得像一個紅蘋果。「嘻嘻嘻,青蛙你是在害羞嗎?」突然貝爾有一種很想用嘴唇來感受弗蘭臉上的熱度的感覺,向來沒有道理可循的貝爾便真的吻了下去。
  畫面形成了一個唯美的影像。
  「這個姿勢真的不錯!」麥克看到這個畫面,興奮得立即拿去畫筆把眼前所看見的畫下來。
  十來分鐘後,麥克便畫好了,並把畫好的畫遞上,說:「這個,給你們。」
  貝爾接過後,問:「要多少錢?」
  「不用了,當是我和藍玲送給你們的禮物。加上你這傢伙是不帶錢的,只帶信用卡的,真麻煩。」麥克說。
  「那好吧,謝過了。」貝爾說。
  「行了,下次你和弗蘭結婚時,記得叫上我們兩個。」藍玲笑著說。
  弗蘭聽到後馬上搖頭,說:「嘎?ME們是沒可能會結婚的吧。」
  貝爾聽後感到十分不爽,說:「青蛙你是什麼意思?你是在不屑和王子我結婚嗎?」貝爾還拿出小刀揮舞。
  「對。」弗蘭說完還跑開。
  拿著畫的貝爾唯有追上弗蘭,結果他們又仍舊的吵鬧著。 

 

 

 

 

 

 

待續.


魚貓的話:

突然發現...原來向來打的文都是兩位字做題目-_-
近來很喜歡黑籃((羞
很想寫寫文 最近的想法就是...赤司暴君!((其實本命是火黑w
我總是覺得:
黑子: 書店店長;火神: 消防員;青峰: 警員:桃井: 警局秘書;紫原: 甜品店店長;綠間: 占卜書作家;赤司君: (未想...)
想寫一個名為<守護影子的惡魔>的文 不過很多細節還未想好...太複雜OA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