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癿文注意
終於入正題
.微骸綱注意 

 

 

 

 

 

【第十二章】賭約

 

  儘管貝爾和弗蘭之間都存在著一種不知明的隔閡,但弗蘭還是盡責的帶貝爾到他暫住的客房。
  「前輩,這就是你的房間。」弗蘭不帶任何情感的說。
  「青蛙,你呢?」貝爾見他轉身走便馬上拉住弗蘭的手,有些急切的問。
  「ME會待在自家的房。」弗蘭說,說完便轉身走。
  貝爾聽後,有種莫名的無力感覺,喃喃的說:「也對青蛙也有自己的生活
  此時綱吉走了出來,認真的跟貝爾說:「貝爾,你趁這個時間好好的想想你對待弗蘭是存在著什麼感情吧」說完便回房。
  六道骸一看到綱吉回房便把他擁入懷裡。埋在六道骸胸膛的綱吉嘆了口氣的說:「還真希望他們二人可以明白對方的心意,走在一起。」綱吉的超直感告訴他貝爾和弗蘭對對方有著不一樣的感情。
  六道骸撫撫綱吉的頭髮,說:「我也希望他們可以走在一起,但是我是不會隨隨便便的把小鬼交給這傢伙。Kufufufu…」綱吉一聽到這奸笑聲,心中便暗地裡為貝爾和弗蘭的未來而感到默哀

 

 

  撫媚的陽光散落在貝爾的身上,昨夜因為心情煩躁而淺眠的貝爾一早便醒了。
  他決定要到四處逛逛,舒發心中的煩躁。
  看著冷清的街道,他的心情都不知是轉好了還是差了。
  突然,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過。他雖然看不見那個身影的正面樣子,但他心中的警報告訴他應該要追上去。經過一段時間的追逐,那個身影閃進了一個死胡同,貝爾終於看見了那個身影的來人,他大吃一驚,問:「吉爾?你不是死了的嗎???」
  「嘻嘻嘻,好久沒見啦,白痴老弟貝爾。」吉爾的輕狂態度跟貝爾同出一轍,不愧為兄弟。
  「喂,你還未告訴我為什麼你還未死?」貝爾還是十分驚訝為什麼吉爾未死。
  「我是王子,當然是未死!」吉爾輕鬆的答。
  「我明明當初殺了你還把你下葬的。」貝爾說,還努力地憶起當時的情景。
  「總之我是個真正的王子,是不死的!!!」吉爾又開始哈哈笑。
  「算了算了,你快告訴我你為什麼現在在這裡?」貝爾決定弄清楚他的目的。
  「我要找我的美人兒。」吉爾神秘的說。
  「你的美人兒?應該不會是好看的人兒,你吉爾的品味嘻嘻嘻」貝爾嘻嘻嘻的笑。
  「你貝爾是不會明的,那美人兒真的漂亮得天生要做王妃,不過這人你是認識的。」貝爾聽完實在不明他說的是誰。
  吉爾看見滿面疑惑的貝爾,便提示道:「是那名擁有碧髮的少年。」
  貝爾一聽便知道是弗蘭,問:「你指弗蘭?」
  「原來他叫弗蘭哦,真漂亮,嘻嘻嘻」吉爾狡猾的笑。
  「你想對弗蘭幹麼?」貝爾機惕地問。
  「沒什麼,只是想追求他,要他做我的王妃而已。」吉爾輕鬆的說。
  「不行!!!」貝爾激動的說。
  「為什麼啊?弗蘭又不是你的什麼人。」吉爾緩緩地問。
  「總之就不行啦」貝爾自知理虧的答。
  吉爾突然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說:「喂白痴老弟,不如我們打個賭,賭誰可以在半年後取得弗蘭,如果我們其中一個贏了便可以娶他為王妃,怎樣?」
  貝爾記得弗蘭不喜歡別人打賭,尤其是拿他做賭注,所以便想如何不著痕跡的拒絕吉爾。此時,吉爾笑說:「你該不會沒有膽量去跟我打賭嗎,我的偽王子老弟。」
  貝爾聽到「膽量」和「偽王子」這些諷刺的詞後情緒顯得很激動,說:「沒問題!我是貨真價實的王子!」
  吉爾壞壞的笑,說:「那我們便一言唯定了,我走了,半年後再見。」
  當貝爾理智歸位後,便感到後悔莫及,他現在還未弄清楚自己究竟對弗蘭存在什麼感情,但他不想被吉爾看輕,儘管他知道弗蘭討厭別人打賭。
  最後,他向自己賭氣的說:「算了,半年後才算!」

 

 

待續.


魚貓的話:

啊咧...多久沒更新呢?-_,-
終於入打賭的正題了XDDD
很想寫HHHHHH...
可是沒什麼經驗/_\ ((你想要什麼經驗? 是個女的自然不會有經驗-_-
希望能夠寫個我最愛的瓶邪HHHHHH文XD ((唯有參考別人的H文: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