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還是沒能如期十月末完成吧?-_-
.接下來應該要最快14號打後能繼續更文...((抱歉 本人也是個勞苦的學生...快考試了OAQ


 

 

 

 

 

 

Vol. II

 

 

 

  黑子醒來的時候,整間房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啊,已經是夜晚吧。
  閉上所有簾子的他,唯有摸黑憑著感覺去找回手機看時間。一打開手機就見到許多未接電話和訊息,主要都是他的戀人火神。

 

 


  --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好。

 

 


  黑子對於如何面對火神感到很煩惱,儘管他知道放火神走,叫他去美國發展是件好事,但自己實在狠不下心去叫他。他有種逃避的念頭,只要這一刻能永久,下一秒他要離開自己這現實就不會發生吧?他天真地想,卻不消一秒就知道這是沒有可能。
  此時,電話又響起來。

  --啊,又是大我。聽?或不聽?

  他最後還是按了接聽鍵。
  「喂?」沙啞的聲線快連自己都認不出來。
  「哲也?你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啦?!」那頭電話的人顯得十分緊張。
  「沒事,只是有點病需要睡眠,遲點再打給你。」為了顯示自己病了,更刻意咳了兩聲。
  「那哲也你早點休息吧。起初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打了許多次給你又沒有聽,著急得很,原來只是睡著了...」還感受到他不好意思的騷了騷那深紅的頭髮「我是不是太過擔心你了?」
  「沒有,大我一向都是這樣的貼心。」怎麼辦?這樣溫柔體貼的大我越來越捨不得放手。
  不用說也知那邊廂的火神更是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那哲也早點休息吧。」
  黑子回了句淡淡的「嗯」便掛了線。

 

 


  --不是...不是...不是這樣的...不是想騙大我自己生病了...只是暫時面對不了他...
  --吶,未來的自己,能告訴我該如何做嗎?

 

 


  「叩叩」叩門聲響起,「小哲啊,睡醒了沒有?」原來來人是黑子的媽媽。
  「母親大人,我睡醒了。」黑子回答。
  聽到答案後黑子媽媽就禮貌的說聲「我進來了」便擰門而入,把手貼上黑子的額頭,輕皺眉頭說:「小哲你額頭很熱,看來待會的晚飯要清淡點。」原來我真的病了...
  又看看黑子眼眶紅紅的,便打趣問道:「小哲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大我欺負你?」
  「母親大人,吶,如果為了他的前途,是不是該放他走?」
  黑子媽媽饒是身為他媽媽亦甚少看到他兒子會變成這樣子,便擔心的問「發生什麼事?」
  黑子便搖頭說「沒事了。」,對方聽了便若有所思的說「那你不想說便休息吧,我去準備晚飯,再睡回吧。」
  黑子感激的說「謝謝母親大人。」

 

 


  翌晨,火神一早就來了黑子家門前。
  「是大我?小哲仍在睡覺...」黑子媽媽沒說完火神便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那...便讓他再睡吧。」
  看著火神,黑子媽媽突然若有所思的問「大我近來是不是有什麼前途問題?」
  火神聽了愣了一愣,神色怪異的說「沒有...?」
  「沒有便好,小哲好像為這個很煩惱。」
  「啊?哲也知道了?」火神著實沒有想過原來黑子已經知道了...
  「能告訴姨姨知嗎?」
  「其實...我之前收到了來自美國一個通知,歡迎我到美國發展籃球,只是...
  「恭喜大我,只是?」
  「只是...我不願放下哲也,這次到美國去可能要一別兩三年才有機會回來,我實在不願拋下他...所以想都沒想便拒絕了,沒想到他還是知道了。」火神沮喪得用手掩面。
  「大我,作為一個媽媽,我會勸你不要放棄這大好機會。然而作為小哲的媽媽,我會希望你能和小哲好好的談談,暪著小哲不代表為他好哦。」說完便拍拍火神的肩膀表示鼓勵,抽身離開時已經見到黑子瘦弱的身軀倚著牆上...

 

 

 

 


待續.


魚貓的話:

明天就考試了可是我還在REDOX中煩惱/\
早前在百度一個貼中樓主分享了reducing agent是攻((因為它會放電子e-
oxidising agent是受((當然是它收到電子e- XDDD
總括然而大家數十天後見啦((揮手
祝考試中的同伴們加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