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沒想到到現在才能完成整篇文 感覺很...奇怪-_,-
.人物崩壞注意

 

 

 

 

 

 



Vol. III

 

 

 

  對坐。

 

 


  過了良久,仍是對坐。

 

 


  黑子家的沙發是一組三個座位另加一組小型的小沙發。
  黑子摟著被鋪坐在三個座位的那組低頭不語。
  而火神則坐在另一組沙發上。看著沉默的黑子,自己縱然有千言萬語想說,亦無從說起,只能默默的坐在一旁。

 

 


  大概又過了十五分鐘,火神像是刻意大口深呼吸,下定決心準備解釋時,出口的卻是:「那個...哲也,你的身體怎麼啦?」說完自己亦忍不住亂搔火紅色的頭髮,一臉煩惱的樣子。
  「好多了。」黑子仍是低頭回答。
  「那...便好了...要不我先回去,你再休息?」火神小心翼翼的問。
  「大我打算逃避麼?」黑子突如其來的說了這句。
  「...沒有」火神低沉的答道。
  「那大我有話要說嗎?」
  「...」火神沉默並不語。
  「那麼...既然無話可說,大我可以走了。」說完,黑子便隨手扯起自己的被舖,挺身準備走回房間。經過火神的那一剎,火神有感自己的心臟好像要停頓,手不由自主的捉住隔離自己已有數步的白晢手腕。
  「不要」火神溫暖而大的手突然握著黑子的冰冷而嬌小的手不放,一口氣扯著黑子進入自己的懷裡。「不是的...我不是無話可說,只是...很害怕...現在才告訴你知你會生氣,害怕看見你目無表情、完全對我失望的樣子,更害怕你要趕我到美國。」
  倚在火神懷裡的黑子默默的感受著火神那略急的心跳,感受著他因說話而跳動的胸膛,感受著他獨有的氣息和味道...
  黑子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夠了...已經夠了...能夠感受到他仍愛著我便已經夠了...可是,為什麼眼中的液體熾熱得難受呢?
  火神感受到胸膛快被灼傷,痛入心坎,他一直想要保護的人卻被自己傷害,難受得很。他鬆開黑子,抬起其下巴,大力的吻下去。
  這個吻,並不溫柔,亦不浪漫,但兩人就是越吻越瘋狂,好像要把對方狠狠燃燒至殆盡,或者是想証明些什麼,或者只是想單純的把對方吻住,揉進自己的懷裡,又或者想在對方留下自己的烙印,畢竟,接吻時間再漫長,鬆開的一剎,現實終歸現實。

 

 

  
  接下來,其實沒有些什麼大不了。鬆開後,兩人相視,相識多年怎都會明暸對方,火神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得出希望自己去美國的堅定眼神。他沒有再說什麼我不捨得你之類的說話,就這樣用眼神去告訴他,等我。

 

 

 

 

 

END.


魚貓的話:

沒想到自己會突然完結這篇文
起初是目標一星期完成 到結果 一個月後有多才完成-_,-
最近煩惱的事很多 不過寫文的確令我心情好轉:3
吶 結局 其實我想不到怎麼才算是好 難道火神不到美國就是HE?
不是 現實始終是現實 金錢雖不是萬能 但沒錢就是萬萬不能((怎麼突然悲觀了?-_-
就這樣子完結就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