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黑化真琴注意
.因為是黑化所以是OOC注意
.含公式小說成份,回憶那段比較長和嘮叨的感覺

 

 

 

→→→ 慎入,おk?

 

 

 

 

 

  我,橘真琴,很喜歡我的青梅竹馬,七瀨遙。

 

 

 

  自從知道自己喜歡上他,我就越了解自己。
  了解到,自己對喜歡的人有不盡的思念;
  了解到,自己對喜歡的人有恐怖的占有慾;
  了解到,自己對喜歡的人有無窮無盡的慾望。
  啊,不對,不是『喜歡的人』,而是小遙而已。
  因為,我喜歡的,由一開始,就只有小遙一個。

 

 

 

  什麼時候發現我喜歡他,大概就是小遙溺水的那天。
  遙是個很喜歡水的人,亦是被水喜歡著的人。他在水的姿態,就像條美麗而稀有的海豚。那種泳姿,真的看到令我著迷。相比我這個一直害怕著水的人,我真的沒想過我差點在水失去遙。
  那天,我跟凜經過橋的時候,就聽見崎紀在呼救。過去一看才發現是遙掉進河裡,掉進那個他喜歡的空間,但那空間卻一點一點的奪去他的性命。
  其實當時凜說得沒錯,我真的恐懼得全身都發抖,就算我已經把他從河裡拉上來,並送上救護車,我依然害怕得全身發抖,只懂拉著他的衣袖,不停喚著他的名字。
  無論我在遙面前裝得多好,害怕失去遙的感覺仍陰魂不散,直到我獨處的時候,我的手不受控制的開始顫抖起來,那種顫抖傳透全身,所有都顫抖起來,越其是牙齒顫抖得直響。不論我怎麼用力的緊抱著自己的身體,就是無法停止。過了好一會兒,我用手摸摸我的臉,原來早已淚流滿面。
  當時,我家裡的金魚都因病死亡,牠們都一定很想再在水中暢泳,只是,生命就是這樣渺小,這麼輕易被帶走。
  我還記得,小時候我跟遙在街上見過一堆穿著白色和服的人,原來是那些在三公里附近遇溺而死的漁民家屬,他們當時傷心欲絕的表情,一直在我腦中徘徊。
  我真的很害怕會失去遙,這獨一無二的存在。
  那種恐懼感,真的難以明暸。

 

  不過也是因為這件事,我發現,我很喜歡他,亦沒法失去他。

 

 

 

  不是有句很出名的叫什麼「愛一個人不就是希望對方幸福」嗎?
  我曾經想過,我要在他身旁守著他,守著他上高中,守著他上大學,守著他上班、結婚、生兒育女、甚至百年歸老。
  不過,當我一幻想他和他心愛的人步進教堂接受眾人的祝福,我的心臟就好像停頓了一下。
  只是為了不嚇怕遙,我一直都把我這種世俗不容的感情收藏在心,只要能讓我留在他身邊,我什麼都可以。

 

 

 

  在重遇凜之前,我真的這樣想,想著要好好的守著他。
  可是,凜回來了。

  作為一名朋友,凜的回來,著實令我感到高興。
  但,作為一名同樣喜歡著遙的人來說,我沒法說我不討厭他。

  我知道,雖遙在臉上裝出一付無所謂的樣子,但也只是裝的。
  從小就能理解遙想法的我,不用說我能感受到他幾在意凜的事。
  在意凜的近況,在意凜的心理,在意凜的變化。

  而凜,雖他在比賽上,常常很想勝過遙,但我知道他是喜歡著遙的。
  那晚,我跟遙和渚三人一起潛進將要清拆的游泳俱樂部時,碰到了剛歸來的凜。凜當時的態度,就好像只在乎遙一個,只想跟他決一勝負。

  後來,遙跟凜終於在鮫柄學園來了場比賽,凜獲勝了,而遙跟他說了「太好了」,那刻我察覺到他們兩個有著我不知道的事情。自諭最了解遙的我,竟有些事我不知道,感覺實在太難形容。
  直到那天我在快被清拆的游泳俱樂部門前重遇笹部教練,才知道原來他們早已較量過,還因為遙輸了給凜而使遙初中時毅然退出游泳部,不再游泳。

 

 

 


  顯得很卑微的我,有一刻想過,如果去澳大利亞的人是我,回來變了性格的人是我,因輸了給你而十分氣餒的人是我,遙你會不會在意我?
  可是,一切都是我想的。
  現實是,我是橘真琴,和小時的友人松岡凜,一同喜歡著七瀨遙。

 

 

 

 

  吶,遙,若果我囚禁著你的話,你可以,只看著我一個嗎?

 

 

 

 

 

END.

 

 

2013.09.16:【FREE!】囚禁以後(真遙)上(微H慎)
2013.09.30:【FREE!】囚禁以後(真遙)中(H慎)
2
013.10.06:【FREE!】囚禁以後(真遙)下


魚貓的話: 

第一次寫黑化文_(:3」Z)_
若要繼續寫下去便是囚禁play...但沒靈感和難以HE...
所以,END吧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