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CP:二十五歲的火神大我 x 二十四歲的黑子哲也(也就是高中後七年)
.副CP: 木日、黃笠 注意
.身世、未來純粹虛構
.照顧小孩梗
.請不要討厭筆下的角色,要討厭要罵的都罵作者我吧

 

 

 

 

 

 

【第一章】

 

  「哲也老師,拜拜。」
  這是一班天真無邪的小孩子正在和他們很喜歡的老師道別。
  「各位小孩子記得要小心回家呢。」淺藍色髮的老師亦報以微笑的回應他們。
  此時有把嬌嫩的聲音從後面響起,「哲也老師、哲也老師。」
  剛送完那群小孩子的黑子哲也轉身,拍拍那個拉他褲子的小人兒頭頂,問:「瑠美,有什麼事?」
  被拍著頭的小女孩--瑠美,甜笑的說「院、院長老、老師找你呢。」
  「不是院長老師,是院長伯伯。」他淺笑著更正瑠美後,便走進院長所在的書房。

 

 

 

  「院長伯伯,您找我?」
  「嗯,我剛收到一名新生的申請書,好像是名海歸的孩子呢。」院長伯伯把剛列印好的資料交給黑子,並說「那麼這名孩子就交給你了。」
  黑子隨意看看那份資料,疑惑的問「請問為什麼就只有名字、出生日期、聯絡電話和地址?雙親的資料呢?」
  「這方面我也不清楚,這孩子的母親好像已經是不在還是什麼,而父親都像是個大忙人,把這孩子的事都交給了助理去處理,情況有點兒複雜…」
  黑子聽到這裡便就覺得有點兒氣憤,他很喜歡小孩子,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那種在誕下小孩子後又不理會他的人,便下定決心以後要好好的找那孩子的父親談談。

 

 

 

  回到教員室的黑子仔細地翻閱手頭上的資料,他這才發現這孩子的名字叫…かがみゆうや(火神佑夜)?
  --會不會是他的兒子呢?但說不定姓火神的人多的是,不可能是他吧。

 

 

 

  「黑子,在想什麼想到這樣入神?」
  「啊,是小金井前輩?」黑子指指手上的資料說,「將會有個海歸的孩子入學,卻沒有父母資料。」
  小金井慎二--黑子在高中時籃球部的前輩,亦是這所幼稚園的老師。
  當他瞄到資料中那個「かがみ」的姓氏不由得愣著,心想--不會這麼巧合吧?看來待會要告訴大伙知道。
  「對了,小金井前輩找我有事?」
  「啊,是呢,隊長問我們有沒有空閒待會下班後去聚會?大家都好像好久沒見了。」隊長就是他們倆在高中時代的籃球隊隊長日向順平。
  「我有空啊,剛好我奶奶她回到老家探親,去哪裡?」
  「好像是鐵板店,啊,我先打去匯報我們都可以吧。」

 

 

 

  無奈黑子那櫻花班的其中一位小孩子的母親未能準時來到,令到黑子只好待到那位母親來到才能下班。
  「抱歉,因為要等一位小孩子的母親來接送。」黑子十分歉意的說。
  木吉鐵平笑呵呵的罷罷手,說「沒關係沒關係,仍有人沒來到呢。」
  在旁的相田理子說「還好你們來到,降旗那傢伙看來逃不過要付酒錢的命運呢,呵呵。」
  此時有個棕髮的年輕人跌跌撞撞的衝了進來,說:「抱歉!我遲到了!」
  日向悠悠然的放下茶杯,說「沒關係,記得要付酒錢就行。」,降旗光樹聽完只可認命般坐下。

 

  一整頓晚餐裡,大家像是很久沒見,氣氛都好到不行。
  木吉、小金井和被強行拉來的水戶部凜之助在比試文字燒的形狀;而日向、相田和降旗則因為不勝酒力而不斷舉杯發酒瘋;亦有因喝醉而在桌上打頓的則有土田聰史、福田寬和河原浩一;就只有伊月俊和黑子是真正的在弄文字燒。
  「黑子,怎麼整晚都沒什麼開口?」坐在黑子旁的伊月關心的問。
  坐在黑子的另一頭是降旗,聽後亦一起問「對啊對啊,有心事?」只是說的時候整個人都快要倚在黑子身上。
  黑子正想回答「沒事」的時候,拿高酒杯的日向則突然頗感概的說「現在就跟當年INTER HIGH預賽對上秀德後的情景差不多。」
  相田亦搶著答:「對呢對呢,只差笨蛋神呢。」
  那時仍在醫院休養的木吉不知道這事,便哄上前問:「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事?」
  小金井思忖一會兒,「嗯…有趣事啊…啊!說起來那時我們一進到店裡便看到黃瀨君和笠松君呢,還因為不夠位置黑子、火神要和他們坐呢。」
  「海常的那個PG隊長和王牌?」
  大伙還未答話,後面有把聲音響起:「我好像聽到有人說起我們呢前輩。」大家一轉頭,原來是黃瀨和笠松。
  笠松很有禮貌的說:「誠凜的大家晚安。」
  木吉馬上說:「欸,我們這裡有位,過來坐吧。」兩人便接受好意坐下。
  黃瀨坐下不久便急不及待的問:「好像聽到你們剛才提起我們?」
  「是啊,你們覺得像不像當年INTER HIGH預賽對上秀德之後的情景呢?」
  黃瀨聽言後便看一看四周,說:「還真有點像,就欠…小火神…小綠間和小高尾!咦?為什麼不見小火神?」
  默不出聲。
  身旁的笠松一記手襲擊黃瀨,降低聲量說:「你忘了火神那傢伙去了美國嗎?」
  像是要打破冷場,小金井以一種發現新大陸的口吻說:「說起來,今天黑子他收到了一個姓氏為火神的海歸小孩子入讀申請書呢,不過啊,沒有任何相片和父母資料,還真奇怪。」
  降旗聽後迅間直線反射的說:「不會是火神君的吧?」
  再次默不出聲。
  其後還是由理子她主動開新話題打破冷場。
  不過除了這段小插曲之外,其餘時間大家都十分盡興的聊起過往、現在,以至未來,所以時光一下子便飛逝,到了分別的時候。

 

 

 

  扶著日向的木吉雖語帶無奈,「順平喝得太多了」,但仍聽得出他寵溺的口吻,「欸,理子,要不要跟我的車?」得到了相田的首肯,木吉便帶這兩個醉態百出的傢伙回去,「那我們先走了。」
  除了降旗有人專程接送之外,其餘沒有醉的人都要負責送醉薰薰的人回家,就只剩下黑子、黃瀨和笠松。
  黃瀨看了看笠松,又看了看黑子,問「小黑子,我們送你去車站吧?」
  黑子很有禮貌的拒絕,說「謝謝黃瀨君和笠松君的好意了,我一個人可以了。」既然黑子這樣說,他們亦無謂多說。
  分道揚鑣後,黃瀨主動拖起笠松的手,說:「感覺…小黑子他…很寂寞呢。」
  「是呢。」
  黃瀨更加用力握著笠松的手,說:「若那孩子…真、真的是小火神,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笠松想了想,還是說「…別想太多了,始終是他們的事。」

 

 

 

待續.


魚貓の碎碎念:

唉啊我好像近來每次都說「好久沒見了大家ヽ(´∀`*)ノ」/_\
不過暫時應該不會再說了XD
因為我終於FREE了QWQ 終於從學業中的捆縛暫時釋放出來QWQ
希望我可以努力更文(靈感女神你就成全我吧/_\
目標是:一星期一更!!(有點兒誇下海口XD

說回文章吧
不知道文中除了火黑有其他的CP大家會不會介意呢?
其實這章還有一對隱藏CP 大家猜到的話可以留言哦XD

最近喜歡上排球少年呢 一群為夢想而奮鬥的運動少年真的太萌www
萌到我一直跟老弟鬧著為什麼不去做運動XDDD

歡迎大家在WB/噗浪上找我玩www
討論同好的CP/共同喜歡的動漫/UL等等也可以哦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