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癿文注意
.請小心食用(?)
.微骸綱注意
.高中生的開學月還真的不易過/_\ 

 

 

 

 

 

 

 

 

 

 

【第十一章】過去

 

 

  回到義大利後,他們把手信交給侍從後便動身往彭哥列去。
  「青蛙,你想住在彭哥列一晚?」貝爾扭著車子的軑盤。
  「不能算是彭哥列。因為他們近年把彭哥列改裝成一棟辦公的大樓,守護者都住在彭哥列附近的別墅。」弗蘭說。
  「是哪一間?」貝爾指指前排一排的別墅。
  「是那一間有一個鳳梨掛在門口。」話語中透露出無奈。

 

 

  另一廂,六道骸像感受到什麼似的喃喃說:「Kufufu~小鬼似乎帶了個麻煩的傢伙回來。」

 

 

  弗蘭敲敲六道骸別墅的門口,開門的是庫洛姆。
  「咦?是弗蘭哦,快點進來。」庫洛姆親切的說,再轉頭向屋內的人說:「弗蘭來了。」
  「庫洛姆前輩,你好。」弗蘭有禮貌的說,再指指旁邊的貝爾說。「他是貝爾前輩。」
  突然,弗蘭身旁出現了一把聲音:「小鬼,你為什麼頭上要戴這怪帽?」
  「ME也不想的,是貝爾前輩硬要ME戴的。」弗蘭無奈的說。
  「小鬼,要進來便一定要除了這頂帽。」六道骸十分不爽這頂青蛙帽。
  「青蛙,你不許除這頂帽。你這鳳梨頭!」貝爾想和六道骸打起來。而六道骸也拿起了三叉戟準備應戰。
  此時,有另一把溫暖的聲音插了進來,說:「骸,不許和客人打起上來,更何況他是華利亞的嵐之守護者呢。」原來是彭哥列的十代目澤田綱吉。
  六道骸聽後便馬上收手,說:「遵命,老婆。喂小鬼,快和我老婆打招呼。」
  綱吉一聽到後便面紅的說:「骸,旁邊還有客人呢…」
  「師母,你好啊。」弗蘭有禮貌的打招呼。
  「彭哥列老大,你好。」貝爾也打了個招呼。
  綱吉也被弄得十分不好意思,說:「弗蘭、貝爾,你們快點進來。應該快可以吃晚飯了。」
  回到大廳後…
  六道骸和貝爾仍為弗蘭的青蛙帽而雙眼不斷會出光線,而事主弗蘭則悠閒的坐在沙發。
  綱吉對這奇怪的氣氛感到有點無奈,便唯有開口的說:「弗蘭、貝爾,你們會住在這兒多久?」
  「ME們會住一天會要回到華利亞。」弗蘭回答後,想起了一些事,便從行李裡找一個盒子遞給綱吉,說:「師父、師母,這是送給你們的。」
  綱吉打開後,裡頭當然是一對有精緻的介指。
  六道骸見到後,滿意的說:「嗯…小鬼你的眼光不錯。」他拿起介指套在自己和綱吉的無名指上,說:「剛剛好,小鬼真的幹得不錯啊…不愧是我六道骸的徒弟啊。」而綱吉又紅了臉。
  弗蘭無奈的吐嘈說:「師父,這跟ME是不是你的徒弟沒關吧。」
  綱吉看看貝爾和弗蘭的手指,好奇的問:「咦?貝爾、弗蘭,你們的介指呢?」
  弗蘭聽到後雙眼變了豆豆眼,而一直涼在一旁喝茶的貝爾聽到則嚇得不顧儀態的把口中的那口茶噴了出來。
  綱吉見到二人的反應,便壞心的說:「弗蘭,該不是貝爾要了你但一點要負責的意思也沒有吧?是便要說出來,你好歹也是骸的徒弟,這兒就像你的娘家,他不肯負責,你便搬回來跟我們住吧。我會跟華利亞那邊說說。」果然是「物以類聚」,以前害羞含蓄的綱吉已被六道骸潛移默化,說這些話也面不紅氣不喘,真令人懷疑剛剛的臉紅是不是裝的。
  弗蘭聽到後莫名的緊張,想解釋自己跟貝爾一些關於也沒有,正想開口的時候卻被六道骸打住。
  剛剛六道骸一聽便知自家妻子打什麼主意,便一起捉弄貝爾和弗蘭二人,說:「小鬼,你不用擔心房間的問題,你的房間還是保留著的,所以你還是由今天起搬回來吧。至於,你在華利亞的行李呢,明天我會派人去替你收拾。」
  貝爾聽到綱吉和六道骸的話,當機了的腦袋終於回復正常,他立即說:「不可以!」
  綱吉假裝不明白的側了側腦袋,問:「為什麼?你又不肯負責任,這兒是弗蘭的家哦,不回這兒要去那兒呢。如果你是擔心XANXUS那方面的話,我是彭哥列十代目,我會跟他說說,然後再派個名新的霧守到華利亞。」
  「不行!除了弗蘭之外,不要其他的霧守!」貝爾十分激動的說。
  綱吉滿意的笑了笑,打算收手不捉弄貝爾。他睨一睨旁邊的弗蘭,弗蘭此時的臉開始微紅了。誰知這時六道骸似是有意無意的說:「那瑪蒙呢?」
  「呃…瑪蒙他是…」貝爾吱吱嗯嗯的說。此時弗蘭的心就有如坐上一客升降機般,從頂樓跌下地層。
  綱吉見氣氛變得尷尬,便說:「快要開飯了,快到飯廳裡等吧。」
  整頓晚飯的氣氛怪怪的,儘管綱吉努力想把氣氛變好便不停的說話,但因為貝爾和弗蘭的關係而無功而回。
  弗蘭知道自己令自家師母十分苦惱,為免師母的白頭髮增加而被師父怪罪,便決定要打破冷空氣,開口問:「咦?犬前輩和千種前輩呢?」
  「犬和千種明天早上才回來。」庫洛姆和犬是對情侶,儘管之前犬經常欺負庫洛姆,但他們真的成了對情侶,當他們在大家面前宣佈的時候,六道骸還真不能相信。此時,庫洛姆一提起犬便露出淡淡的紅暈。
  六道骸好像想起了一些往事,他帶點懷念的味道說:「以前呢…小鬼很愛黏著千種呢,連睡覺也要黏在一起。」其實,六道骸這樣說是有目的的。
  「想起來也是呢。」庫洛姆也回想起來。「以前,弗蘭一有事便去找千種,很黏他呢。而向來沉靜的千種可能看到弗蘭可愛的臉便不自覺的關心著他。」
  「說起來,還真懷念千種前輩呢。」弗蘭不自覺的向天望。
  六道骸摟著綱吉,問:「綱吉,你想不想看他們的相呢?他們影了許多相呢。」
  整個飯廳都散發著一家人的溫暖氣氛,誰也沒留意到貝爾的臉色。

 

 

 

 

 

 

待續.


魚貓的話:

感覺很高興耶人氣過了32xx!((很易滿足XD
今日好像還過了140

覺得如果不再努力更文的話真的很對不起...
所以今天努力的更文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我啦:D
念念咒(可以不用理會-_-):
為什麼百度中的瓶邪吧要封了我? 是因為桌寵的貼那我也有給link啊 為什麼要封我?!
給人介紹也要被封 SD給別人的話我也有說明不是我的 為什麼要封我? 害得我不能留言 多麼的痛苦:<
為什麼高中生這麼悲哀? 為什麼現在天天只可以在三點後才可以去睡?-_-
為什麼功課這麼多? 為什麼明天有BIO TEST?!/_\
天啊 救命啊T^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貓 的頭像
魚貓

無窮無盡的思念.

魚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